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谒王翦墓  

2006-12-27 23:37:19|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谒王翦墓(原创)

出富平县城,沿西禹公路向东北约三十余里,有镇曰到贤。镇东的永和村北,可见一山形墓冢,此即秦国大将王翦之墓。丙子年重阳,恰逢双休假日。我神情舒畅,也没啥大事,便独自骑辆自行车,信马由缰,不大一会儿,王翦墓映入我的视野。

眼前,平展展一漠沃野,麦苗儿正争先恐后的挺挺钻出,褐色的黄土上便打印了一行行浅黄淡绿。一座圆冢高耸,似隆起的小山,上面树木葱茏,杂草覆生。一条宽不盈尺的小径,若斜斜甩下的麻绳直到墓顶。伫立墓前,见苍翠的墓冢和新生的麦苗相映,心中竟生出几多沧桑,也让人不免要肃然起敬。两千多年前,我们这位叱咤一生奋战沙场的老先人,在那七国争雄的兵荒马乱里,愣是为野心勃勃的始皇赢政争得一片大大的疆土,他那英武盖世名震千古的影像不由浮现眼前。

战国时期,七国争霸,风云迭起,不时发动战争,到处民不聊生。争抢土地人民,将是白骨暴野,百姓生灵涂炭。看着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的大地,惨遭荼毒流离失所的百姓,少年王翦心瘁如割,发誓要习武用兵,报效国家平天下。于是乎,中国历史的舞台上,盛演了“王翦一怒灭六国”的那幕壮举。

王翦年少入伍,驰骋疆场,他作战勇敢,智勇双全,战功显赫,秦始皇很快便提升他为大将,统帅几十万大军。他也不辱始皇圣命,运筹帷幄屡出奇兵。始皇十八年,他曾连拔赵国九城,斩首十万余众,攻克赵国京城邯郸,俘虏了赵王迁,“尽定赵地为郡”。此年,燕使荆轲刺秦王未遂,赢政攻燕,王翦挥戈东进,兵渡易水,大败燕军。后又攻魏,授魏降,王翦从此威名大振,各国诸侯闻其名无不心惊胆寒。

秦始皇雄心勃勃,“续六世之英烈,振大策而御宇内”,欲吞并六国,实现统一中国之大业。始皇要出兵伐楚,可楚国地大物博,兵源丰富,并非燕赵之国而属强劲之敌,他不得不格外谨慎。选谁挂帅出征方能一举成功万无一失呢?经过筛选,唯有两人可以胜任。一个是年轻有为血气方刚的勇将李信,一个是身经百战深谋远虑的老将王翦,权衡利弊,而人格有长短,始皇犹豫不决,便与两位将军当面对策。他问李信攻楚需多少人马,李信自信的说,“不过二十万尔!”又问王翦,网略作沉思,答道,“以臣之见,非六十万人马不可。”始皇听后笑道,看来我的王将军老喽。于是,李信挂帅,出征伐楚。王翦因赢政对刚愎自用的李信深信不疑,又不便多谏,于是他告老还乡回乐频阳老家。却说李信领兵抵楚,即遭楚军围攻,便被打得落花流水,亏得众将拼死相救,方得逃脱。始皇闻讯,深悔自己错用李信,寒了老将军的心。他“自驰入频阳,见谢王翦”,将华阳公主嫁与他,并从宫中挑选百名美女为媵,以招其出山。据传,王翦父子领兵六十万伐楚,始皇亲自送行至灞桥。王翦此征,大获全胜,为秦始皇统一六国扫清了障碍。

且说王翦出征前,曾向始皇提出要良田美宅,出征后又三番五次派人回京,要始皇兑现诺言。下属不解,王翦说,“(夫)秦王怯而不信人。今空秦国甲士而专委于我,我不多请田宅为子孙业以自坚,故令秦王坐而疑我耶?”秦始皇统一六国,王翦攻居最高,被逢武城侯,赏千金,朝中每有庆典,也必请王翦父子参加家。

王翦殁后,本应厚葬,可眼前这座墓冢,与古来的勇将贤相的墓冢相比,显然逊色多了。这里既无庙堂殿宇,也无古碑石刻,没有丝毫的华贵与傲气。眼前此冢,只有粗犷豪迈,庄严古朴,老将军报国平天下那淳厚恢宏之志,凝重而令人敬慕。王翦解甲弃胄,荣归故里,只求以农为业,给人一种归恋田园隐身僻世之相,难道他忘了忧国忧民?众所周知,自命为千古一帝的始皇赢政,统一了六国,六国的文字,钱币,度量衡等丰功伟绩,然而,他的那项功德不是建立在自己的私欲之上?他自私独裁的霸权心理,从他修陵墓,筑长城,建阿旁宫,焚书坑儒等事之中,不难看出。于是,王翦伐楚之前,才向始皇提出了那个请求。

天朗气清,日晶云淡,秋风习习拂过,让人不免心爽神畅。墓西约百米,南北排列了六个小冢。据说,这里埋葬着六国国书,以象征陪葬的六国墓。它们老牛般默默静卧,俨然六个鞠躬尽瘁的守墓人。抬眼而眺,墓冢上树木渐黄,茅草微枯,摇曳在秋风里,昭示着秋的悲沧,历史的悲壮。

当我骑车离去时,路上并无行人。我的眼前,不时映现出那沉淀着凝重历史的印记,心里仿佛刚刚经受了一场洗礼。

                                   1996116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