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的恐惧  

2006-12-28 09:49:20|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恐惧(原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常说。也有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生,让每一个人感觉到无比快乐;死,却会让每个人产生着恐惧。我这样以为,因为我对死亡,也有着难以诉清地恐惧;也因为,我曾亲眼见过几个死亡的场景。它们并不是什么英雄悲壮的故事,仅仅是几件扣人心扉的可怜的惨情。

一次亲眼所见的车祸,常让我在情不自禁的惊骇中,回想起那惨不忍睹的一幕。

那天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正是中午下班时分。我乘车进县城,中巴车驶入平坦而宽阔的车站大街。当时,我与司机并排,坐在副驾驶位上,繁华的街市车水马龙,熙熙嚷嚷,行人车辆安然前行。中巴车行至陕拖厂俱乐部门前,有两人各骑一辆自行车从单位出来,准备往东拐,偏有一辆人力三轮在慢慢悠悠挪动。他们刚绕过三轮车,中巴车已急驶而至,汽车与他们相距不过二尺有余。“糟糕!”由于两人并排行走,可怕的一幕一览无余地映入我的眼中,我惊呼一声,紧闭了双眼。中巴车剧烈颠簸了两下,一个紧急刹车,歪歪斜斜地摆到路边。当我明白过来过来,一切已在刹那间宣告结束。我惊骇不已,怦怦狂跳的心仿佛要蹦出狭小的胸膛。当我匆匆下了车,司机已瘫软在地不知所措,周围立刻苍蝇般涌上一群令人厌恶的过往者。他们或惊恐,或指责,抑或露出无奈和好奇,猜想着受害者究竟伤到什么地方伤成什么程度。

我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晴天霹雳。街心模糊着一团血肉之躯,刚才那张戴着近视眼镜的文质彬彬的面孔,转眼竟成了幻影。刚才,他还和那位同事聊着什么,当中巴车靠近他时,他一脸恐慌,成了煞白,“啊”的一声,左手扶着中巴车的挡风玻璃,无奈地滑入车下。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世间消失了。或许,他正在思考什么,进入不惑之年,他将丢下自己挚爱的工作,丢下痛不欲生的亲人——他的妻儿老小,亲戚朋友,毫无意识的作了交通事故的殉葬品。

我真正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渺小,不愿回忆那个血淋淋的场景,可是,我的脑海里却永远刻下了那个影子:一张戴着近视眼镜的文质彬彬的脸,一丝曾流露出恐慌和无奈的眼神,以及没顾得挣扎便已惨卧街心的血肉之躯。

再一次,是表哥的惨遭不幸。

姑妈就一个儿子,长得人高马大,知礼孝顺,也懂得居家过日子,一家人过得幸福如花。那年夏天,见村里许多人家买了农用三轮车,他也买了一辆跑运输,到铜川拉煤,往西安送苹果,有时也拉上粉条到高陵、三原一带去卖。半年时间就挣回了车的成本,让村里乡邻好不羡慕。到了冬季,已近年关了,邻村有人叫他给耀县送一趟酱色。他满口答应,傍晚刚出车回来,匆匆吃了点就出发了。第二天,我们接到表姐的电话,说表哥出事了,人现在在耀县医院,由于事情严重,没敢给姑妈姑父说,怕他们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我们立刻赶往八十里外的耀县医院。原来,由于三轮车前减震失灵,车一头驶向六七米深的西干渠。据货主说,当时车并不快,他见不对劲便跳了车。当时表哥如果跳车,损失的不过是车,他完全可以安然无恙。可是,表哥珍惜自己的车,没有跳,结果连人带车翻到渠里。

昨儿还好好的,咋说走就走了。我们惋惜,抱怨,又万般无奈,为姑母姑父后半生的生活担忧。记得那天,我曾捉回两只鸭子,父亲便骂我,说是鸭子的秽气夺取了表哥的生命。我能体会到当时每个人的心情,虽然委屈,还是忍着让父亲痛快的骂。表哥就这样走了,没留下哪怕一句话。后来,姑妈大病一场,姑父虽然也承受不住如此打击,可他强忍着,只怕一躺下这个家无法维持。

这让我再次感到生命的脆弱和渺小,也令我对生命和前途产生出许多无端的恐惧。我不得不对自己,以及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提出衷告,要学会珍惜自己,包括时间、事业和生命。因为,在有些时候,人是相当脆弱和渺小的,许多事情,并不会因我们的主观意愿而产生丝毫转变。

这时,我又想到另一种恐惧。它是在一个人的解脱下,使许多人产生的。为了柴米油盐,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鸡毛蒜皮琐碎之事,常常斤斤计较总想争出个所以然。于是,就酿出不在少数的苦果惨剧。

村上有小两口,守着一儿一女,住着宽敞楼房,屋里家具一应俱全,村里人无不啧啧称赞。可是,这家男的在外包工,耐不住儿女情长,受不了异性挑逗,时间不长竟恋了一个四川幺妹,两人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不久,妻子听得消息,大为恼怒。可是对此,她没采取正当手段,偏偏地喝了农药一命呜呼。她是解脱了,不再对丈夫和四川女人有任何嫉妒,一双儿女却受了大苦,眼见着母亲喝了药的那副惨状,在惊恐和无奈中看着母亲离开他们。我想,那一幕在孩子的印象里是永远抹杀不掉的。结果怎样,事过不足半年,人家该怎么着还怎么着,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留下的只是阵阵叹息和遗憾。

生命总是在无奈的惋惜中或突然或悄然的离开我们,且不论一个人的死是否重于泰山,是否轻于鸿毛,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在感谢命运之时,是应该对我们的生命倍感珍惜的。

                                       2006413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