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蔫怪长命  

2006-12-28 09:54:07|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蔫怪长命

蔫怪长命,乃王古村一大人精也。他姓贺,生于民国十三年,是年甲子。卒于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之前,享年七十有三,寿终正寝。我写此文时,他自已故去了,唯有那一串儿流传的佳话,让人时不时想起他,想起我们的蔫怪长命。

长命未满月便死了娘,是父亲拉长工从地主家挣回的一只羊奶大了他。于是,他常常把那只羊喊做“羊妈”,而自己有姓无名,被父亲“羊娃、羊娃”地直叫了七年。民国十八年年馑,爷儿俩肚里没米没面,脊背贴腹,差点儿被饿死。父亲要将瘦骨嶙峋的“羊妈”宰了,长命死活不肯,没办法,当爹的只好把那羊卖了,换回丁点儿吃食。后来,爹凭那点儿还好的乡情,慈善的乡党们给爷俩周济点米面,总算挺了过来。从此,邻居们给他取了个名儿,便有了如今的长命。

长命跟爹乞讨要饭,夹了枣杆子东村西堡地混荡,十七岁那年,爹也殁了,只留下他独棒一人。十几年的讨饭生活,使他吃尽了百家饭,识尽了百家人。他开始由傻变蔫了,由傻变怪了,也由一个碎娃变成了汉子。

三十岁上,当时正是农业合作社,村里合伙儿给他娶了一房媳妇,算是照顾贫下中农,照顾特困户。谁曾想新婚燕尔之夜,她竟让新过门的娇媳妇留守空房,自个儿溜进饲养室与牛骡为伍。等候闹房的小伙子们不见了长命,大家分头找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却死活不回家。村人直纳闷儿,问他究竟,他张口竟说,“媳妇刚到新家,我觉得生,不习惯,还是躲躲好。”最后,还是大伙儿嘻嘻哈哈地把他强行架了回去。新婚燕尔,他给人留下了逗笑终生的笑柄。

长命的眉心长有一个瘊子,玉米粒儿大小,人们常常以此为笑,他却不以为然。“笑啥?你们以为我这是‘三眼齐’,是灾星吗?我这是富贵之相,乃‘二龙戏珠’也!”有一回,长命和三五庄稼汉地头歇晌,闲谝中说到了嘴硬还是尻子硬。大伙儿你言我语直争得脸红耳赤脖子粗,却争不出个子丑寅卯所以然来。长命半晌没言语,待大家笑声微稀,他木呐道,“你们所争各有理由,并无定论。你说嘴硬,能挨住汤饭热菜的烫,那咋不将双唇挨了热炕试试?你说尻子硬,能经住火炕的高温,咋不往尻子上倒一瓢煎开水试试?”两句话问得大家哑了口舌,无一言对,继而又哈哈大笑,直骂他一棍子打不出个屁,原来是大大蔫怪。

这就是长命,讨了十几年饭的叫花子长命,有了自己土地的长命,农业社给娶了媳妇的长命。谁料想文革伊始,他也因吃过地主家的羊奶,和地富分子一条心而倍受牵连。可此时的他已不在是个碎娃,他长大成人了。他对这万般气愤,逢人便说,“我长恁大,不就是要过几天饭么,从没偷过谁家一根鸡毛,没刨过谁家一窝红苕,更没给地主指点发家迷津,我到底犯地啥错?”后来他想,咱脚正不怕鞋歪,身正不怕影子斜,让人说去,熊管。于是,每遭批斗,他都低了头蔫蔫捏捏一言不发,回到家照样是吃饱了睡,睡醒了吃,日子过得与以往并无差异。

改革春风吹醒了神州大地,也吹醒了蔫怪长命冰封已久的心旌,他那爱说爱笑的性格从那灰色的年代里逃出来,又恢复了昔日模样。当然,他那心软心实心肠好的性格也恢复了。

可是,他从此也有了一种坏毛病,以至于平日里吃得亏能把人绊死。西邻老八婆娘丢了只鸡蛋,疑是长命婆娘所为,满巷里指桑骂槐。眼见两个女人的一场恶斗就要开始,长命也听得烦了,从自家的瓦罐里抓了只鸡蛋,亲自送给老八婆娘。鸡蛋塞住了老八婆娘的嘴,她见蛋眼开。事过一日,她又红了脸过来,说她家的鸡把蛋下在柴窝里了,那鸡蛋不是她的。长命只是嘿嘿笑着,“没啥,没啥。”

那年春上,他在责任田里种了几仓菜秧,茄子辣子黄瓜洋柿子样样都有。可是自己还没栽,这家十来株,那家十来株前来讨要,他这人自然好说,人人照顾,落得个好人情。不几日竟将那几仓菜秧散尽了,自己反倒街上买这栽。婆娘直骂他痴熊,说他是把人为了,将自己害了,不见得就能落下好。这还没完,不几日,自己地里的菜秧子蔫了,枯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稀不拉几的,而人家地里的菜却齐齐蔟蔟苗壮无比。婆娘又骂他丢人亏先人,他却说,“这是给村民培训里,只是自己要替大伙掏学费罢了”。气得人家眼珠都能跌下来,多日不和他招嘴说话。

一九九一年冬,天出奇地冷,又下了一场大雪,半月不化,人整天缩在热炕上,花椒树冻死了一片一片。那阵儿,邻居家一头母猪下了一窝猪娃,已满月了就是不能出售,偏偏有人给儿子说了个媳妇,等着钱用。长命把那窝猪娃全买了回来,急急忙忙盖了个大猪圈,捂了塑料布。起初,婆娘直埋怨,说他六七十岁的人了,人家都没人买,你一下子逮那么多,是不得穷想办法哩。长命说,我看人家手头紧,帮帮忙么。后来见那猪娃生活在塑料底下,温度高又吃得饱,长得飞快,才转变了对长命的态度。

怪人贺长命,他虽未活到九十九,也算寿终正寝了。如今,人已殁了,乡党们却仍然惦记着他,夸他是个好人。

                                    1998317草,200645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