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冬天去上学  

2006-12-30 19:02:58|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去上学

有意无意中,我不由想起了童年,想起了冬日里去上学的情景。

那时家里贫寒,连温饱问题都尚未完全解决,且别说拥有一台那怕最老式最便宜的闹钟了。每天上学,唤醒我的唯有家里那只雄健的大白公鸡了。

到了冬天,天冷得出奇,也亮得极迟,我去上学的心情却依然赶集般急切。每当鸡叫头遍,我就会醒来,啼二遍,准穿衣下炕。我是从来不用母亲唤的,可她总要披了衣裳,点亮油灯,叮嘱我穿暖衣服,别忘了带馍。每每此刻,我心头就会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感激之情,我多想对母亲说,“妈,您别操心了,快躺下吧!”然而,我一次也没说出口。

当时,我大约十一二岁,上小学四年级。我穿着臃肿的棉衣,背着沉沉的书包,去蒸笼里摸一个冻得发硬的冷馍,领上家里那条唤作“虎子”的狗,抄起两手出了门,挨家挨户叫上同去上学的伙伴。然后,我们三五人结伴而出发。

天色尚早,各家各户的鸡高一声低一声地喔喔啼鸣。星儿密密的,在天空眨眨闪闪,像是被冻得瑟瑟发抖。要么,就有一弯缩作一团的下弦月,在西天那座唐中宗定陵的山头颤颤地窥视,散射出凄凄惨惨的白光,患了贫血一般。地上总铺着铜钱厚的寒霜,似一层薄雪,覆盖着生铁般坚硬的路面,和田野里黑绿的犹如毡片的麦苗相影相伴。

路旁埝上靠着玉米秆,厚厚的。那是村里人种麦时堆积下的没有拉回的柴火。偶尔有一两只老鼠在其中窸窸窣窣,弄得早已风干的玉米叶刺啦啦响。寂静的黎明前,那声音竟比呜咽的朔风还响。惊悸得我们不仅要毛骨悚然心头凛凛。好在我们有虎子做伴,并不十分胆怯。

我们说说笑笑疾步而行,“虎子”也窜前窜后不离左右,不一会便到了学校。这时,我对“虎子”喊声“回去”,它便一路慢跑着回去了。我想那覆霜的路面上,定会印下虎子一行梅花状的蹄印儿。

进了学校,四周依然一片漆黑,只有老师宿舍里亮起橘红的灯,灯光透过门缝和窗纸射到走廊下。同学们已聚了一群,却无一人愿借老师的灯光,在透亮的窗外苦下萤雪之功,大家都不愿去打扰每日里起早贪黑、辛勤耕耘的老师们。教室里又太暗,同学们就一字儿排在教室外的台阶上,口里嚼着冷馍,摇摇摆摆歇斯底里地背诵一篇篇课文一首首古诗,一个个脸儿涨得通红,双脚冻得直跺。有时,是在冷得受不了,同学们就会于某个墙角,凑成一团拥拥挤挤,我们叫这位“挤五豆”。

东方先是一片鱼肚白,接着出现了半天朝霞,天已渐渐大亮,一轮旭日就要初升了。“当啷啷……”随着一阵钟鸣,同学们双手捂在嘴上,哈着热气,雀跃着排气四路纵队,齐刷刷赴入操场。此刻,大家最为企盼的,是跟着体育老师“一二,一二”的哨音,出劲地跺着双脚跑操。约摸十分钟,再做一套广播体操,下操的钟声也就响了。

下了操,同学们一个个口里呼着白气,脸上淌着微汗,就爽爽地准备上课了。

此情此景,时常萦绕心头,让我去感受童年,去感受乡下孩子冬日里上学的记忆。

哦,我那令人回味的童年情愫。

                   19961231日发表于《陕西农民报·秦风月末》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