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鬼晤  

2007-01-03 21:01:17|  分类: 小说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晤

今晚,老张总觉蹊跷:城里的养老院难道也有鬼?

房门已响了三次。每次敲门,老伴张王氏都急急地去开——可开了门,总是空无一人!夜愈来愈深,老俩口被敲门声搅和得惊骇不已,阵阵颤栗。

屋外,一弯残月斜挂深秋的夜空,星儿眨闪着弱如萤火的眼。“笃笃笃……”敲门声又起!

门外之人也太可憎!老张迅速跃起,愤愤拉开房门——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乞丐,像是老俩口。老张看着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俩乞丐佝偻着腰,衣衫破烂,蓬头垢面。老张无奈地将其让进屋,洗漱沏茶一番忙碌,那两人似乎也不客气,缓缓地坐在沙发上,讲开了他们的故事——

他们原是渭北人氏,含辛茹苦养育了两儿一女三个孩子。儿女不负众望,二儿小女上了大学,毕业后二儿进了省城,小女谋职在京。大儿本也是上大学的料,“文革”浩劫被缚居乡村。

因供儿女上学,加之给大儿娶妻,花掉他俩一生的积蓄,如今已一贫如洗。现在大儿的儿子快上学了,城里的二儿据说也有了后人(二儿从未回过家),小女在北京“下了海”,那位天边的女婿竟已五十多岁,是个大款。孩子们都算有了着落,他们疲惫的心也该歇歇了。谁料辛劳半生,厄运突降。

起初,大儿绝情地将他们赶出家门。本想去法院告他一状,碍于终久是自己的儿子,今后还要活人,他们没去。只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村子,去省城找二儿。

一路打问,一路艰难。找到二儿已是第三天晚上。看到二儿的三室一厅,冰箱空调,看到二儿小两口和牙牙学语的孙女,他们的倦意全消。二儿不停地向操着鸟语的妻解释:这是向下一邻居。并东一句大叔西一句大妈蛮显亲热。老汉越听脊梁越发冷!这就是养儿防老?狗屁!他携起老伴,拭着泪重新走进万家灯火,街灯如昼的陌生城市。

看着满眼的高楼大厦和熙熙攘攘的人流,肚里咕咕的叫声实在难忍,两个月下来,他们只能沦为乞丐……

老张听着听着,默然伤神泪下,“儿女看不见咱,政府心里有咱哩,你们不如也进养老院……”

那老汉只摇头,说:“其实我们已有了栖身之地,只是想再见见儿女们,告诉他们要教好我的孙儿孙女,别像他们那样……”

那对老乞丐说声走就不见了,屋里又剩下老张俩口。

“我说掌柜的,你和谁唠叨半天,我咋啥也看不见,一句也听不清?”张王氏问。

老张愕然,那一言未发的女乞丐莫不是老伴,同他谈话的老头不就是自己么……

                     19961024发表于《富平报》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