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冬夜(生活纪实)  

2007-01-03 21:09:20|  分类: 小说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夜生活纪实)

每到秋冬季节,我都会忙活得不可开交。今年也不例外,仅半个多月,我一天一货车,已给湖北果商老涂代收了五百来吨苹果。

老涂四十来岁,精瘦微黑的脸上写满走惯南北的沧桑,话语里夹杂着浓厚的乡音,听起来虽然费劲,可明快短促的语调总给人厚道信任的感觉。他贩运果品二三十年了,苹果梨柑橘香蕉,南北各类水果没有他不精晓得。

也正是如此,我这果品代办员便显得轻松了许多。凡是装过货的所有果农,没有一个不对我的价格议定,收购标准,经济手续等方方面面感到满意的,老涂也对我精明干练的办事效率留下了很好印象。

谁料想今年冬灌提前,村子通向公路的道路被水冲断,于是,就发生了那件令我费解而无奈的事儿。满载二十五吨苹果的大货车陷进了路旁的水沟。

那天是冬月十五,一轮圆月已在东方升起,黄腊腊地映着天空几颗稀疏的寒星,照得遍野一片银光。这样的冬夜早应该寒气袭人了,偏偏又夹着刺骨朔风,带着哨儿窜来窜去,扰得路边的玉米叶子刺啦拉乱响,落叶扑啦啦乱飞。

我得到消息,立即赶到出事现场。司机李师傅满脸怨气,骂咧咧直弹嫌村道太窄。老涂的面颊顿时爬满了浓浓的愁,叼根香烟急得跑前跑后地看,而那大货车,正斜靠在路旁一棵泡桐树上。我一阵后怕,简直不敢往下想。

“涂师,唯一的办法就是卸车了。”我们一致商定,先卸货,将车开到安全地方,再用农用三轮车重新装车。

“天恁晚,又刮这大的风,只怕不好叫人?”老涂一脸的担心。

“天晚是晚,可叫人没多大问题,只不过,装卸费是省不下的。”我说。

“只要抓紧时间,出点钱无所谓。”我和涂师一商量好,就跑到前面村子,给大谋打电话。

大谋是我的同村同年,又是同学,平日里关系也蛮不错。这小子过日子扎实,心眼又多,年前买了辆双力牌农用三轮车,没过一年,便置了彩电,装了电话,买了摩托,家里家俱已一应俱全。我在电话里告诉他,我们的车出事了,需要转货,让他赶快在村里找上三五个人,三辆三轮车。

三十分钟左右,已是夜里十点半了。大谋他们终于在我们焦急地等待中赶来。令我不解的事,人到了六个,可车就他那一辆。

“大谋,你还叫谁的车了?”

“天恁黑地,又吹大风,我叫黑蛋和拴狗,人家都嫌冷,不愿意来。我只好自己先来看看。”大谋说得蛮有道理,可他能哄过老涂他们,却哄不过我,我早看到了他的花花肠子。

“大谋,无论如何得把黑蛋拴狗的车叫来,每辆车三十,多出那十块是你的跑路费。”我顺手撇给他一百块钱。这一招真灵,大谋开着三轮车回去叫人了。

抓紧时间,大伙儿立即行动,车上的苹果一想想传递着对在路边。此时刻,萧萧的寒风依然刺骨地卷起一地枯叶,罩着那轮已爬上中天的圆月,也没有先前皎洁。大家虽然你言我语说南道北,或者讲几段酸溜溜的笑话,驱散着冬夜的寒气,手中的活儿却丝毫未敢松懈。

有过了大约四五十分钟,还没见三轮车来。我等不及,刚要和老涂商量,忽然听见摩托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骑车的竟是大谋。我赶忙上前问他,他说,人家一听三十块,都不愿来,非得五十不可。他说地一脸无奈,我又恨不得美美实实地揍他一顿。

“该知足了,百十米的距离,二十来吨货,三辆车能跑多久,费多油?”

“大冷的天,又是夜里,车本来也难发动……”

“行了行了,在甭说了,能拉了拉,拉不成了回去!”原先,我考虑肥水不流外人田,只想让村里人多少挣点收入,没想到他们的心这么黑,竟要临危讹人。难道我这果品经际就这么着让人摆布。我没给大谋留一点好脸色,准备到前面村子里重新找车。

老涂见着这个情景,既是无奈又是着急,便答应了大谋,只说都凌晨一两点了,再不敢耽搁时间。

大谋走地时候,再次表示三辆车没有一百五是不行。我既着急老涂心太急,又恼恨大谋心太沉,鸡蛋过手都想捋上一圈儿。后来一想,还是装货要紧,便没有再言语。

二十五吨苹果齐刷刷码在路边,刚才被靠着的泡桐树离车厢竟二尺有余。车子一下子端正了许多,司机老李挂了档,一踩油门,车子徐徐地开出泥沟。

这时候,有人抱来玉米秆燃着,大伙儿烤着火,直抱怨大谋吃了石头,要趁火打劫。甚至有人咒骂他,说让他明儿出车祸滚到沟里没人管,快叫活活饿死去。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家出门不容易,乘人之危趁火打劫算啥东西么。

大谋这次特别地神速,二十来分钟就同黑蛋拴狗他们赶来了。

大货车开到前面开阔处,大伙儿七手八脚又开始忙碌,三辆农用三轮车忙前忙后,才四五十分钟,二十来吨货就装上了大车,每辆车也只跑了五六个来回。

我没有料到,老涂也没有料到,这些苹果竟转得这么快,他也仿佛觉得这一百五十块钱出得有点冤。他和我商量,看能不能少点儿。我说,“你这可要给我出难题了,为这我刚才都跟人家吵起来。”可后来一想,还是试试吧。

我先把黑蛋叫到一边,告诉了他其中的原委,也讲明了老涂的意思。黑蛋当然不高兴,可他碍于面子,只说看大谋咋办。我又同拴狗商量,拴狗也说无所谓,这事得看大谋的。他三个一个鼻孔出气,我只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大谋唤到一边。

“哎,三辆车给你一百。”我装作没有商量的余地,准备给他掏钱。

“人家都答应了,你还说啥?”大谋根本不听,“咋说咋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羞先人哩,你接人家钱,就不怕黑了睡不着?”

“我又没做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如今是经济社会,凡事都讲效益,我恨不得一手下去抓上六道渠渠。”

大谋一句话说得我无言以对。这时,装车的权叔说,“行了行了,我做主,我们几个的装卸费不要了,全给大谋他们把!”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表示赞同,没有异议。我原以为这一下大谋能回心转意,没想到他竟说,“权叔,你可甭将给人打工挣钱的事给忘了呀,要知道,挣钱才是硬道理?”

老涂如数给了大谋他们的转运费。他二话没说就开车走了。当给权叔他们的装卸费时,他说啥也不接,只说,“老涂,走遍天下,必定还是好人多。”他们将那一百块钱推来推去,就是不肯接。

最后,我接下了来回推委中的那一百块钱。临别时,我对老涂说,“涂师,我只希望你甭介意,有条件了我们继续合作。”

他说,“小康,克己复礼,这些是不必往心里去。”

“一定一定,明年我一定会和你继续合作的。”

月儿早已偏西,风也不知何时停了,天越发黑冷下来。老涂走了。我和权叔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说不出谁对谁错。

                                                                                            2006522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