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用胸膛行走西藏的人  

2007-11-25 23:25:53|  分类: 笔友妙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胸膛行走西藏的人()

作者:陕西省富平县作协主席   哑鹦鹉  

出处:渭南日报  更新时间: 2007年11月16日 

      2007年10月28日,对于党益民来说是一个极不平凡的日子,他的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以全票通过,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当他带着一脸的喜悦和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一起站在领奖台上,接受主持人刘芳菲的采访时,倏然间我感到这岂止是他一人的自豪和骄傲,分明是家乡富平乃至我市人民的自豪和骄傲。于是我禁不住为之感动,甚至差点为他欢呼雀跃起来。正如评委主任张锲在评语中所说“党益民的《用胸膛行走西藏》深深地打动了所有评委,以致在评奖时全票通过。这部作品凝聚了党益民的许多心血和泪水。他40多次穿越西藏的英雄行为,在反复阅读了作品之后,仍然使得我们评委为之泪流满面,激动不已。党益民用生动的事实证明了一条真理:优秀的文学作品是从心灵里喷涌出来的,是切近生活、关注民生、震撼灵魂的,是具有强烈的悲悯情怀和人类责任意识的。

  绝非偶然的“朝圣”

党益民,富平县老庙镇人,现任武警交通第二总队副政委。1981年高中毕业后入伍。当他谈起自己当年穿上军装,坐在驶往部队的火车上心里暗发的誓言:我一定要在部队干出个样子来,不干出名堂就是去青海的山上放羊也不回富平时,依旧感慨万千。

从此,他在部队一干就是20多年。这期间,让他感到自豪和欣慰的是,除了已荣立的10余次功外,先后还出版了《喧嚣荒塬》、《一路格桑花》等四部长篇小说,一部散文集,以及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其中《喧嚣荒塬》获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巴金文学奖。报告文学也曾多次获得国家级奖项,入选中国文学排行榜,收入《中国年度最佳报告文学》、《中国报告文学精选》等书。

然而,他的成功之路却并非一帆风顺。从每星期吃一角钱的菠菜、辣子盐蘸馍到高考差2分;从磨砺六载的《喧嚣荒塬》,到40次历经无数次生死劫难穿越西藏,在漫长的朝圣路上孕育,用血泪铸就了《用胸膛行走西藏》。这一切正如他自己在《用胸膛行走西藏》一书的自序中所说,“天堂的路有几条?天堂的路有多远?只有虔诚的信徒知道。我就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是啊!如今,我相信他无论是重新站在故乡明媚的阳光里,还是仰卧在西藏的月光下,故乡和西藏一样都是他的天堂,是他灵魂栖息的地方。当我们无论是在他渐渐高大的背影里,还是他已经净化超然的灵魂深处,我们都能感悟出他那句发自肺腑的“我用胸膛,你用目光”的启迪。

  虔诚的朝圣信徒

在中国西南部一块隆起的土地上,有一条被人们称为“天路”的公路,那就是通往雪域西藏的川藏公路。

川藏公路1954年建成,是我国解放后修建的里程最长、工程最艰巨的一条高原公路,对巩固西南边防、繁荣西藏经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全程2400多公里,东起四川成都,翻越14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跨越12条大江大河,西至西藏拉萨。沿途一年四季冰川、水患、塌方、泥石流、雪崩等公路病害不断,阻断现象经常发生,车毁人亡事故频繁。

这条路之所以被称为“天路”,一是,它海拔很高,平均在3000米以上,行走在路上如同行走在天上;二是走上了这条路,就等于走上了一条奇异之路,灾难之路,感觉就像在一步步走向西天。

难怪1930年出版的《西藏始末纪要》一书,形容西藏当时的交通是:“乱石纵横,人马路绝,艰险万状,不可名状”;“是上无何人,到此未有不胆颤股栗者”。

就是在这样一条天路上,他一口气就穿越了40次,而且还写出了20余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该书分天路之劫、挺进阿里、穿越天堂等三部,真实地再现了新藏线的“苦”,川藏线的“险”。在天路之劫里,他感受最深的是活着的艰难和死去的容易;在挺进阿里的无人区里,他深知任何经过这里的人的任何一个脚印都有可能成为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留下的第一个脚印;在穿越天堂里,他深知这种穿越需要有仰望的心态和匍匐前进的姿态。正如他在获奖感言中所说:“通往西藏的路,我走了二十多年;通往领奖台的这短短几十米'星光航道',我也走了二十多年。鲁迅文学奖,是每一位作家的梦想。今天,我终于如愿了。但西藏的路我还得继续走下去,文学的路也要继续走下去。”亦如文学评论家丁临一所言:“这是一部丰厚扎实、大气凝重之作。随着作者朝圣的脚步穿越天路,与一个个平凡而崇高的筑路兵相遇相知,我们不能不深深地感受到情感的升华,灵魂的洗礼。这就是一部优秀作品带给我们的高尚的、美好的思想熏陶与审美享受。

  生死朝圣路

2004年6月1日,党益民一个人背着行囊从北京出发到叶城,然后从这里翻越喀喇昆仑山、冈底斯山、喜马拉雅山等高海拔山脉,穿越阿里无人区、沼泽地、塌方群、泥石流、雪崩区等几十个危险区域,由西向东走完新藏公路和川藏公路全程,穿越整个西藏,完成他有生以来最艰苦的一次远行。临行前,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办公室里属于自己的物品整理装袋拿回了家,到保险公司买了五份人身意外险装在一个信封里交给了妻子。妻子问他里面装的什么东西。他没回答,只说你放着就行了。因为许多次进藏的经历让他深深体会到在西藏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如果他在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五份保险就可以保障他的妻子和孩子后半生的生活。之后,他就一个人出发了。

读到这里,读者无不潸然泪下,这分明是每一位壮士临行前特有的无奈和悲壮的抉择。

显然,此行他已斩断了自己的退路,做好了背水一战的打算。

然而,40次的穿越啊,这仅是其中的一次,而绝非全部。每一次的穿越都是一场与天堑,与生命乃至与灵魂的搏斗和抉择。

那么到底是什么令他如此痴迷,如此义无反顾呢!

在西藏,他经历过许多次生死劫难。一个17岁的新兵,从运兵车上跳下来,脚刚落在高原的冻土地上就晕倒了,再也没有醒来;一个年轻的排长在“老虎口”施工,他刚刚拍摄完他打风钻的镜头,离开不到几十米,突然发生了大塌方,他没来得及喊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一个和他一起从老家入伍走上高原的战友,早上还和他说过话,中午他就和他的车一起掉进了汹涌的帕隆藏布江,在雪谷间留下了两座衣冠冢和一个永远也讲不完的爱情故事……

他们走了,他还活着。他想念他们,想念西藏,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走进西藏;每走一次西藏,他的灵魂就会得到一次透彻的洗涤和净化。通往西藏的高原路上,每一公里都有一个筑路兵年轻而崇高的灵魂,每一个脚印都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他时常按捺不住自己,有一种再次行走的冲动和向人诉说的欲望。

走在西藏的路上,他时常会遇到朝圣的信徒,他们从遥远的地方磕着等身头,一步一步,一直磕到圣地拉萨。他们是用胸膛行走西藏的人。党益民也是在用胸膛行走西藏。不同的是,他们朝圣的是神灵,而他朝圣的是自己的战友们平凡而崇高的灵魂。

终于他由衷地发出了“朋友,走吧,我们一起去西藏”的召唤。

因为在他的耳畔似乎依然而且永久的萦绕着《怀念战友》那首无比忧伤的歌:

“当我永别了我的战友的时候/好像那雪崩飞滚万丈/啊,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可爱的脸庞/啊,亲爱的战友/你再也不能听我弹琴/听我唱歌……”

难怪颁奖词这样赞扬党益民:“这是一条通向幸福的天路,路上埋着数千个筑路和护路英雄的英灵,也凝聚了一位作家的泪水和心血。为了给英雄唱这首赞歌,他40多次穿越西藏。”可见,党益民荣获鲁迅文学奖是当之无愧的。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