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同窗的诱惑(原创)  

2007-12-22 21:48:58|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窗的诱惑

如今,到处举行同学会,和昔日的同学畅谈情谊,真让人羡慕。最近,几位同学也心血来潮,想在县城举行一次同学会。我们将所有同学搜箩一遍,收获还真不少,几天工夫就和三十多人取得了联系。可是搜来搜去,偏偏就没有班长杨君的联系方式,大家将这个光荣而神圣的任务交给我,理由是我曾经去过杨君家,可以直接到他家里打听。

我确实到过他家,可就仅仅一次,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心中的记忆早已模糊了。

他家在富平最西北那座将军山的背阴脚下,可谓山高皇帝远的边陲之地。说是富平地界,可这里距耀州县城一二十里,距铜川黄堡镇十余里,而距我们上学的富平县城八十多里,还隔着一座座望之昂首的大山。上中学时,几个经不住他对家乡的夸赞,我们择了一个假日结伴而行,去欣赏那里的秀美山川。我们早上出发,眼见太阳已经偏西,可他说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当时,我们有点后悔,尤其两个女生,看到攀援崎岖的羊肠小道,吓得只有咋咋呼呼,平息而行,那里还够得欣赏眼前所谓的秀美山川。我们一路马不停蹄,等赶到他家时,山村里已亮起星星点点的灯光。

他是我们的班长,又和我最为要好。十五六年了,大家各奔东西,互无音讯,也不知他而今在哪儿吃粮,唯有当初的音容笑貌依然让人不时想起。既然大家将任务交给了我,我只好义无反顾了。带着昔日同窗的浓浓情谊,我鼓足勇气,前往那个兔子都不愿拉屎的地方打问杨君的消息。

我骑的摩托车是150型的,已属于大马力摩托了。凭借当时的记忆,我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沿着盘山公路,七拐八拐地盘上山顶,又沿着记忆中的那条“大道”小心翼翼地前进,人仿佛鸟儿一样往山下飘。走着走着,脚下的路径忽然越来越窄,尽让雨水冲刷的水沟将窄窄的路一会逼到这边埝下,一会又撵到那边崖边,一会儿路上全成了山基碎石,直怀疑脚下走的不是路,前面可能也不再有路了。此刻,自己置身这前后无人的山中沟底,手机都没信号儿,想找个人问询更是天方夜谭。没辙了,我只好停了车,沿着那条似路非路的小径徒步探视,走了大约十来分钟,脚下走过的分明就是路,也是当初的记忆啊,难道山外翻天覆地的变化丝毫没有影响到这儿?我反身又往回赶,来到摩托跟前早已觉着气短,浑身也冒开汗来,又忐忑不安的往前走。慢慢地,路上渐渐有了一两堆牛粪,有了牛车的印儿,我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一下子有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前面有两个男孩儿正在拾柴,我连忙停了车问路:

“嗨,小同学,这得是到小塬村的路?”

 “是啊,你找谁家?”他俩稀奇地看着我,楞楞地说。

我对他说了要找的人家,其中一个直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带你去吧。”

他嘴里说着,将一大堆柴禾托付给伙伴儿,就要给我带路。我很是感激,甚至想让他坐在摩托车上,可是一看到那山高沟深的所谓的路,只好闭了口。几十分钟后,我终于看到了山后的村子,才不好意思地劝那位小朋友赶快回去。

我来到杨君家时,日已过午。杨叔和大婶热情地接待我,一再怪怨,直嫌我走的是已经废弃的老路,还说那条路偏僻而危险,村里人已很少走那儿了。我说只记得这条路,并不晓得那儿有条新路啊。杨叔一拍额头说,“你看我,那条新路是去耀州的,你怎么会知道呢?”

在家里,我的话语里尽是问号,从出了学校直问到当今,才晓得了他后来的一些事情。杨君学校毕业后,首先退了家里给他定的娃娃亲,好几万的彩礼钱打了水瓢。当时家里人想不通,又拗不过儿子,也只好如此。杨叔叹了口气说,山里的娃娃条件差,可他们的心都大。当年建筑行业不景气,儿子在耀州闯荡,两年下来,他赔进去十多万,对一个山里娃来说,那才是真正的天文数字啊。再后来,儿子在杭州闯荡了十多年,在那边也买了房有了家,孙子都快小学毕业了。他如今经营者一家路政工程公司,这些年来,光他修的路,听说都可以绕杭州城几个来回了。如今想来,幸亏儿子退了那亲事,要不,他就不会有如今的业绩了。

我听了非常激动,也替杨君由衷的高兴。陪着杨叔坐了三五十分钟,吃了大婶做的米饭,索要了杨君的电话,起身告辞。杨叔一再挽留,说是来一趟不容易,再坐坐。我只好抱歉地说,山高路远,还是走早些好,今天来了,以后来的机会就多了。

下山的时候,我走的是杨叔新指引的路,虽然要多走几十里,可这条路好走多了。我圆满地完成了同学会的任务,可以向他们轻松的交差了。我骑着摩托一路轻松的下山,心中充满快意。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