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一知半解话“碣山”(引用)  

2009-11-18 19:49:54|  分类: 笔友妙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碣石观沧   出自:东临碣石 以观沧海 浏览/评论:296/0   日期:2007年12月19日 14:53

  北京平谷区有一座历史名山,叫“碣山”,有的资料中也称作“碣石山”, 位于京东明珠——金海湖畔,金海湖镇境内。 碣山又称茅山(因多生茅草得名),在大金山南麓,靠山集村北,北近将军关长城,海拔380米,山顶广平,山腰间建有千年古刹碣山寺(又名双泉禅寺),驰名于京津冀辽等地,是北京市的著名的名胜旅游景点。

  笔者对这座名山原本无所知晓,是通过昌黎董宝瑞先生《谈谈刘叉与他的“碣石”诗》 (原创 2007-02-07 12:08:44 )才初步有所了解。笔者至今还没有接触到关于平谷碣山的详细历史资料,尚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故本文题曰“一知半解话‘碣山’”

  董先生在文中说道:『碣山,是什么时候得称“碣山”的呢?不过有上百年。…… 显然,唐朝诗人刘叉是根本不可能到当时一个并不叫“碣山”的地方去吟“碣石何青青”的。张玉万同志又认为:“刘叉的《爱碣山石》是写的实景,还是写给其师友‘碣石山人’贾岛的应酬诗,尚有待考证。”笔者认为,刘叉的“碣石”诗肯定写的是碣石山的实景,而非写给贾岛的应酬诗,若贾岛生前自号“碣山石人”,才有这种可能。』

  董先生的点睛之语即有“碣山”之名充其量“不过有上百年。”按时代估算,大概不会超过清朝的光绪年间(1875—1909年),活动于唐代元和年代(806—820年)的游侠诗人刘叉当然不可能以“碣山”之名入诗了。正如董先生所云『显然,唐朝诗人刘叉是是根本不可能到当时一个并不叫“碣山”的地方去吟“碣石何青青”』了。

  历史事实如何?笔者认为值得商榷。

  从手头现有的一点资料看来,董先生“不过有上百年”的论断,与历史事实显然不符。

  “碣山”之名究竟源于何代何年,尚待进一步考证。但据明末清初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 北直二》载:“[蓟州]平谷县:州西北八十里……碣山,在县东五十里,峰峦峭拔,林谷深邃。”

  顾祖禹生于明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卒于清康熙三十一年(公元1692年)享年61岁。自顺治十六年(1659年)始,他开始《读史方舆纪要》的著述。后应徐乾学再三之聘,参与《大清一统志》的编修,在此期间,顾祖禹利用工作之便,遍查徐氏藏书,为《读史方舆纪要》的修撰,积累了大量资料。从29岁起,至50岁止,经过20多年努力,终于完成了这部举世闻名的历史地理巨著。顾祖禹说《纪要》是“以古今之史,质之以方舆”,当然就排除了顾祖禹自己给“碣山”命名的可能性。按顾祖禹说《纪要》的编排次序是“首以历代州域形势,先考镜也;次之以北直(疑脱江南),尊王畿也;次以山东、山西,为京室之夹辅也”,也就是说《纪要》中的记载的北直隶平谷县“碣山”属于先行编纂的部分,“碣山”之名也肯定早于《纪要》成书之前的明朝,甚至更久远的年。即使按《纪要》成书下限——顾祖禹50岁,即公元1681年计算,“碣山”之名迄今也有300余年的历史了。

  另据【平谷金海湖镇靠山集村概况】 一知半解话“碣山”(引用) - 锦屏农夫 - 锦屏农夫(原创) http://ksj.bjpg.gov.cn/index.jsp ]一文介绍:“(靠山集村)明已成村。因地处碣山脚下,古为农贸集市。明初称碣山集,清改称苛山集,后演今称。1946年由蓟县划归平谷。”

  “因地处碣山脚下……明初称碣山集”。如此说来,“碣山”之名在明代之前就已经有了,即使按“明初”计算,迄今也有600年的历史了。

  董先生断定碣山之名“不过有上百年”,显然与史实不符。

  董先生又说:『刘叉的“碣石”诗,不论是题为《爱碣石山》,还是《爱碣山石》,都是写给“碣石”,即“碣石山”的,因诗句不是“山石”,而是“碣石”,“山石”是无以“何青青”——有草木茂盛的样子的。』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就是“青青”只能形容“有草木茂盛的样子的”,还有比如“青青河边草”之类,似乎不能形容别的事物了。那曹操【短歌行】中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如何解释?且曹操的诗句是套用的【诗经·郑风·子衿】中的原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子衿】中还有一句“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宋书.谢灵运传》载有何长瑜嘲讽陆展的打油诗,有“青青(黑发)不解久,星星(白发)行复出”句。

  再如,李白【赠王汉阳】诗有:“鬓发何青青,童颜皎如练。”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有:“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元代萨都剌【念奴娇】词有:“歌舞樽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

  康有为路过阳朔木山村,舟泊对岸,有诗云:“千峰柱笱石青青,木叶森森滩水清。”

  【达县二小校歌】(郭沬若词)开头即为:“洲河之水何青青,岸上列翠屏”。 

  和焕【五律·虎山诗会】诗有:“花开风细细,草掩石青青。”(河北省作家协会第三届虎山端阳诗会 一知半解话“碣山”(引用) - 锦屏农夫 - 锦屏农夫(原创) http://www.dzydb.com/html/wenxuechafang/191045388_2.html ])

 “子衿”、“子佩”、“鬓发”、水、石之属,都不是“草木茂盛的样子”,董先生认为“青青”是专用于描写“草木茂盛的样子”,似有点欠妥。

  再说,“在胜唐的梦坐到尽头时的碣石山”是不是真的就那么“草木茂盛”,也未见当时的记载。不过在北宋时,许亢宗的《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在“第十四行程”中的记载却是“州之北六七里间,有大山数十,其来甚远,高下皆石,不产草木。”董宝瑞认为:“这是880年前一个由中原来的宋朝使者眼中的碣石山,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史书中关于碣石山的最早的具体描述〉”(见《碣石之险与榆关之雄》)。许亢宗率随行官员80余人出使金国上京,的《行程录》实为副使管押礼物官钟邦直记录、撰写,是呈送皇帝御览的文书,应为可信,其后行程记载有医巫闾山“苍翠万仞”, 兔儿涡东“尽皆萑苻沮洳积水……弥望皆荷花,水多鱼”、 古乌舍寨“寨前高岸有柳树……藉树荫俯瞰长江,凉飚拂面”等草木记载,惟记营州北的大山“不产草木”。许亢宗一行“时当仲夏”抵达金上京(阿城市白城),“是秋八月初五日至阙(河南开封市)”,正是草木繁茂葱茏季节,《行程录》记载“高下皆石,不产草木”,当是80余人有目共睹的事实。看来董先生主张的“草木茂盛”也缺乏历史依据,那刘叉的《爱碣山石》是描写今昌黎碣石“草木茂盛的样子”,大概也是董先生费了一番心思“推测”出来的。

  笔者曾提出过刘叉的『《爱碣山石》是否写的实景,还是写给其诗友“碣石山人”贾岛的应酬诗,有待考证。』(【唐代游侠诗人刘叉与《爱碣山石》】)

  董先生即说:『刘叉的“碣石”诗肯定写的是碣石山的实景,而非写给贾岛的应酬诗,若贾岛生前自号“碣山石人”,才有这种可能。』

  那贾岛是否『生前自号“碣山石人”』呢?答案是肯定的。

  元代辛文房在《唐才子传》中就说:“贾岛 ,字阆仙,范阳人也。初,连败文场,囊箧空甚,遂为浮屠,名无本……自称碣石山人。”

    《全唐诗》卷574第62首,贾岛【题青龙寺】诗曰:

  碣石山人一轴诗,终南山北数人知。

  拟看青龙寺里月,待无一点夜云时。

  贾岛写诗,自称“碣石山人”,当然是『生前自号“碣山石人”』了。

  《全唐诗》第814卷第027首是贾岛的从弟释无可的【吊从兄岛】,诗曰:

  尽日叹沉沦,孤高碣石人。

  诗名从盖代,谪官竟终身。

  蜀集重编否?巴仪薄葬新。

  青门临旧卷,欲见永无因。

  贾岛的从弟称贾岛为“碣石人”,这无疑也是贾岛生前的“自号”,而绝非死后的“谥号”。

  同为韩孟诗派的贾岛诗友刘叉的【爱碣山石】诗写道:“碣石何青青,挽我双眼睛。爱尔多古峭,不到人间行。”似乎也与贾岛有关。贾岛为人古朴端肃,诗风孤峭,气韵雄健,词硬句瘦,被评之为“(孟)郊寒(贾)岛瘦”,当然可视为“多古峭”;“古峭”的基本含义是古朴端肃、古朴简劲。多用来形容人的状貌或诗词书法的风格,用“古峭”来形容山峰的文字少见,用“古峭”来形容今昌黎碣石,董宝瑞或许是首例。

  贾岛看破红尘,六根清静,皈依佛门,谈玄抱佛 ,脱离世俗生活,这在世俗人看来就是“不到人间行”。

  古人常以“暮鼓晨钟、青灯古佛”来形容佛门清静寂寞,如《红楼梦》第一一八回有:“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贾岛失意避世,出家为僧,与青灯古佛相伴。“青灯古佛”,也切中了一个“青”字。

  出家人的法衣叫“袈裟”,“袈裟”是梵音,汉语就是“不正色”的意思,缝制袈裟要“坏色”,法定有三种坏色——青(青而黑的色)、黑、木兰色(赤而黑的色)。僧人法衣之颜色,大抵诸律皆赞同三种色之说,即以青、黑、木兰三色为如法色,称为袈裟和法色。一般僧人多著青黑色的衣服。贾岛出家也必定常著这种青黑色的法衣,这可能就与“青青”有关联。  

  “碣石人”,是指人品高卓,独立不群,犹如耸立之巨石那样,这也证实贾岛品格的写照。《新唐书.韩愈传》记有“时又有贾岛、刘叉皆韩门子弟”之说,传记将他们二人同时并列提出,说明二人之间情趣相投,过往密切。“岛叉”已成为一个专用名词。【ZDIC.NET 汉 典 网】释曰:『岛叉:唐.诗人贾岛与刘叉的并称。明.高启 《赠墨翁沉蒙泉》诗:“摩挲忽动挥酒兴,聊吟险句追 岛叉 。”』张震英先生《寒士的低吟——贾岛诗歌艺术新探》在“第十章 近二十年贾岛研究述评”中曾说:“关于贾岛诗歌的渊源,刘开扬指出贾岛诗歌有着广泛的师承,最早可上溯到陶潜,盛唐的李白、杜甫,中唐的韩愈、孟郊、张籍、王建、刘叉等人从不同方面均影响到了贾岛的诗风。”既然刘叉的诗风可能影响到贾岛,二人相互间自然就有应酬唱和。所以说刘叉的【爱碣山石】是写给其师友‘碣石山人’贾岛的应酬诗,是有一定道理的。

  或问,怎么没见到贾岛写给刘叉的应酬诗呢?这可能与原作的佚失及后人的编辑有关。正如现存《孟郊集》中没有和刘叉唱和的诗,而刘叉却有《答孟东野》诗,说“酸寒孟人子,酷爱老叉诗”一样。

   相关资中,均记载刘叉离开韩愈后是“归齐鲁,不知所终”。 董宝瑞在《谈谈刘叉与他的“碣石”诗 》(原创 2007-02-07 12:08:44 )中却硬说:『刘叉当是在离开韩愈门下以后,云游到今昌黎碣石山一带写下《爱碣石山》,或曰《爱碣山石》的。』还在《河北秦皇岛沧海临碣石导游词》中说:『(行至水岩寺)在唐朝后期有个叫刘叉的诗人曾在这上依青山,下临秀水的名山古寺,吟出一首质朴畅快的五言绝句《爱碣石山》』等等,董先生不但是知其所终,而且还有鼻子有眼地详尽知晓刘叉还云游到安史之乱后衰唐与契丹频繁拉锯战的辽西前沿,并且在今昌黎的水岩寺驻足过,“郁郁葱葱的山景,给到这里云游的诗人刘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等等,这显然与“归齐鲁,不知所终”的历史记载相矛盾。对提出此异议的人,董先生大为火光,还挖空心思地以《从〈登徒子好色赋〉谈起》反唇相讥,甚至用上了“狗嘴里确实吐不出象牙来”这样庄严文雅的看家言辞,实在大可不必,作为二级作家的董宝瑞的“象牙”,人们也正在鉴赏中。

        近年来对贾岛的研究著述颇多。有一部《贾岛全传》问世,作者署名“锦屏农夫”其“第三章 恒山出家 云游四方”中讲:“唐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贾岛已受戒三年,他可以离开峰禅师,自己单独修道,云游各地了。……在无相寺呆了些日子,贾岛决定只身前往平谷碣山。碣山是燕山怀抱中的一座孤山,甚是低矮,可那山平地而起,高高耸立,真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那里峰峦峻峭,林谷深邃,石分五色,古寺林立,已成为幽州平谷的名胜之地。……从此,贾岛心中,有了一个小小字号——碣石山人。”

  刘叉有没有到过“碣山”,正史阙如。据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载,“刘叉 ,河朔间人,一节士也。”河朔间,通常指黄河以北地带,该《贾岛全传》说刘叉是平谷人士,到过“碣山”。《贾岛全传》“第五章 二入洛阳 定居嵩岳(下)”讲道:『 贾岛一听刘叉是平谷人氏,既高兴又稀奇。他告诉刘叉,自己当年曾孤身一人云游平谷的。他还说,那里对他印象最深的,当数碣山和甘苦二泉。刘叉一听,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把自己的那首《爱碣山石》送给你吧。那是我写给故乡碣山的,我觉着将它送给贤弟再好不过了。” 诗是刘叉作好的,他并不思索,只是随口诵出。那诗写道:碣石何青青,挽我双眼睛。爱尔多古峭,不到人间行。他说:“和贤弟同居这些日子,我觉得,你就像家乡碣山之石。你的法名无本,还不如叫作碣石山人好。”说罢又是哈哈一笑。』

  《贾岛全传》虽是小说性质的文字,但也是根据相关资料演义而成。传中把“碣山”定位于幽州平谷,而没有定位于今昌黎所隶属的平州石城,必有所本。这对关于“碣山”的争论或许有某些参考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