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甑糕刘二  

2009-12-07 21:08:51|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甑糕刘二

“热——甑糕。”

在渭北富平沿山一带,一年四季,无论寒暑,几乎每个日出前后,某个村堡的巷子里,就会远远地飘过一声声卖甑糕的吆喝声。尤其寒冬时节,人们还躺在热烘烘的被窝里,那悠扬的吆喝声便从三五里外悠悠传来,飘进你我的耳膜。每每此刻,总让人禁不住联想起了陕北歌王贺玉堂来。

他不是什么贺玉堂,而是远近闻名的甑糕刘二。这里的地域和他的声腔都与那个歌王搭不上边儿。

甑糕刘二的声音好,洪亮而厚重,苍劲而有力。他自幼爱好唱歌,爱了就大胆地放声高唱,从不扭扭捏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上海滩》、《铁心丹心》、《万里长城永不倒》,到如今的《北郊》、《两只蝴蝶》、《心在跳,情在烧》,甚至《我和你》、《北京欢迎你》,中国歌坛几十年的流行歌曲,他几乎没有不会唱的。他歌唱得好,歌词记得牢,高兴了就手舞足蹈高歌一番,郁闷了垂头顿足却也要字正腔圆的放松一下。他的嗓音虽好,可他的名声并未因唱歌而雀起,倒是那悠远高亢的卖甑糕的吆喝,是那比歌曲更加诱人胃口的粘甜热乎的甑糕。

甑糕刘二似乎天生就是蒸甑糕的料儿。他今年刚过不惑之年,就已有二十二年卖甑糕的历史。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还是初中生的刘二硬是被让人拗口费舌的英语课折腾得狼狈不堪。着实难以应付,眼看着上高中没有了丁点希望,他索性辍了学。回村后,他拜了邻村一个卖了大半辈子甑糕的老头为师,跟他学蒸甑糕。谁知,他跟师傅学了半个来月,就不再去学,开始在自己家里锅呀火呀米呀枣呀的瞎折腾。师傅看着他的样儿,气咻咻地说,“不会走哩就想跑了!尖尖尻子!让他娃弄吧,吃亏的日子还在后头哩!”

正应了师傅的话,开始那阵儿,刘二的甑糕,不是这一锅硬了,就是那一锅软了,还蒸了几回夹生子(七八成熟)。开始,刘二觉得师傅没给他传授真本事,有些东西还要自己摸索。他人小心细,仔细琢磨,针对自己的每次损失,他都注意总结经验和教训。慢慢地,他蒸甑糕的技艺一天天长进起来。一年下来,刘二不但领悟了蒸甑糕的基本要领,还卖回一千六百块钱的纯收入。当时,一个大匠工起早贪黑忙活一年,也最多落个千儿八百,他一个毛头小伙子,竟能挣那么多?。村里人真想不明白,眼里尽是狐疑,总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可刘二心里亮堂,他一不坑蒙二不拐骗,从不欺负童叟与人短斤少两,他的所有收成,都是用汗水换来的,每一分一毛都是货真价实的血汗钱。甚至,连他的师傅也瞠目结舌,对他不得不刮目相看,逢人便竖大拇指,对他大加赞赏:我徒弟,外娃能行!

那年月,人们手头都紧,毫无宽展可言。刘二每天熬上半夜,蒸一锅热腾腾的甑糕,然后倒在炕上打个盹儿,到了四点多钟,就用架子车拉了,走上十里八里走街串巷沿街叫卖。说实在的,他确实吃了不少苦,尤其数九寒天,他每次都顶着满天星斗,踩着滑腻腻的浓霜出门,一程走下来,浑身热得呼呼冒气,一双手却冻得石头一般冰凉,僵硬地几乎没了知觉。于是,他只得歇下来,将硬梆梆的双手塞进腰里,让沁汗的肚皮暖暖已经没了知觉的双手。

如此三年,刘二将他爷爷手里盖起的三间单边厦房掀倒了,重新盖起了红砖蓝瓦两对檐六间大房,再一年,又连定带娶地娶回了媳妇娥儿。那一年,他二十二,也是那一年,他有了甑糕刘二的名号。

自从娥儿娶进门,这个家一下子注入了新的活力,刘二过日子的心劲越发大了起来。每天晚上,他俩口早早就上炕休息,睡到夜里十二点,就准时起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一点,几十年里无人能比,用刘二的话说,“我每天都是从一天的开始开始的,和钟表一个样儿。

他们起来后,娥儿打锅生火,刘二将泡好的江米和蜜枣儿一层一层码排在锅里,末了加了锅盖,围了锅缝。如此忙碌一番,一切停当了,刘二便心疼地让媳妇娥儿重新回房睡觉,他则守在甑糕锅旁看火。他这样着熬到后半夜,就顺便在锅底烤两个焦黄的馍,夹了娥儿为他炒的蘑菇肉丝,津津地趁热吃了,也就到了停火的时候。于是,他拉过架子车,唤醒媳妇娥儿,帮他将甑糕锅抬到车子上。忙活了大半晚上,他就自个拉着甑糕车子出了门,又开始了一天的崭新的吆喝。

如此数年,他的确受尽了苦,可他的心里是甜的。这两年,他不仅将架子车换成了农用三轮车,更值得高兴的是,媳妇娥儿还给他生了一个胖呼呼的儿子。从此,一家三口日子滋润,风风火火更有心劲。

几十年在甑糕刘二的甑糕声中匆匆流失了,他依然是他当初的样儿,说话幽默,待人热诚,见了生熟的人,未开口先哈哈一笑。他每天都会在进村前先“热——甑糕”地吆喝几声,卖完了走在回家路上,又会忘情地高歌几曲。

时间长了,方圆几十里,从没牙的娃娃到落齿的老者,无论男女,没有人不认识他。他也是,几乎认遍了方圆几十里四邻八乡,更甚至,谁家两口吵架、媳贤子不孝,谁家娃娃上了大学,谁家女子寻了婆家,没有他不知的。用他的话说,“无论走到哪个村,他的话比村上的调解委员都会有分量。”

的确,他几乎走在每个乡党的前边,让大家羡慕不已。他第一个在人们的惋惜声中,拆掉了盖起不足十年的大瓦房,盖成二层小洋楼,他第一个在农村用上冰箱、空调,彩电他要买二十九吋纯平的,还选购漫步者家庭功放,立体声双音箱,DVD影碟机,各类音乐碟片塞满了他的几个抽屉,一有空闲就在家里唱卡拉OK。他的所作所为使人羡慕,却又总让人望尘莫及。

九十年代末期,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随着南方劳动市场的进一步打开,周围初中、高中毕业的男女青年,除了参军上大学,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要到深圳、东莞、浙江、上海等地打几年工,去那里做一名打工仔或者打工妹。每个娃娃去南方就业,都会给中介人六七百甚至一千元的劳务输出费,这一新兴的劳动力市场,也为内地一些搞劳务输出的中介人找到了饭碗。许多有眼光的劳务中介人,将目标盯在了甑糕刘二身上,他们明白甑糕刘二多年闯出的甑糕天地,也羡慕他占有的那一笔可观的劳动力资源信息,想让他的这一优势得以发展和延伸。

起初,甑糕刘二对此并不感兴趣。只不过,他觉着为人介绍工作,可谓举手之劳,并不费什么吹灰之力,如此这般,一来二去,他一年内竟介绍了三十多个青年到东莞就业。俗话说,人帮人活,在卖甑糕之余,他及帮了朋友的忙,有解决了农家子女的工作,为他们创回了收入,自己还落了一笔可观的劳务介绍费,这真是放羊拾酸枣儿——一举两得的好事。而且,他还成了县劳动部门的义务宣传员得到表彰,赢得周围群众越好越好的口碑。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甑糕刘二成功在他非常丰富的人缘关系上,最后也败在了他的人缘关系上。

甑糕刘二钱挣得多了,也渐渐生了许多心眼。一个偶然的机会,传销竟然雨后春笋般在许多地方兴盛起来,似乎不到一年的时间,从城市到农村,几乎吹遍了村子里的所有地方。做为现代信息的接受者,甑糕刘二不可能无动于衷,他多次鼓动媳妇娥儿,将那个时髦的销售网络说得天花乱坠。娥儿起初不懂,只觉着男人刘二在家庭经济收入上并有过失误,也不假思索地卷入了这场传销的战争。那阵子,从高钙素、红景天,到摇摆机以及各类健身仪器,数十个传销产品在他们周围苍蝇一般嘤嘤嗡嗡。后来,他们选了一个投资两三千块的自认为回报最快的产品——摇摆机,作为最好的传销产品,并开始寻找下线,争取新的挣钱机会。为了搞传销,甑糕刘二将蒸甑糕的事搁到了脑后,如此折腾了两三个月,甑糕没卖出去一锅,也没给摇摆机没找下一个所谓的营销下线。这时,媳妇娥儿有些纳闷,甚至有些后悔,她对他们的上线所承诺的一切开始怀疑起来,并以一个农民朴实的眼光,找到了许多传销的弊端。她将自己的想法和一切疑虑告诉了刘二,可刘二就是想不通,他死活不听,还愤愤地说,“就你屄能,人家从国外引进的好端端的销售方式,从上到下就你觉得有问题,看把你能得?”

娥儿听了,气得没法子,领了七八岁的儿子回了娘家。正当刘二面对媳妇的离去进退两难的时候,国家突然颁布了一道禁令,禁止在国内的任何场合搞产品传销行为。这一刻,刘二不得不再次审视自己,他开始觉得媳妇当初的许多疑问不无道理,也开始后悔起来。

甑糕刘二不愧为走东撩西的社会人。他硬着头皮去了娃他外婆家,当着丈母娘的面向娥儿赔情认错。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媳妇娥儿心软了,向他约法三章后,乖溜溜地回了家。

从此,巷子里又响起了悠远高亢的吆喝声,那声音里有一种发自丹田的力量,让人感觉到“本分”二字的真实含义。老百姓最喜欢这个词,也重新喜欢起甑糕刘二起来。

恐怕,甑糕刘二这一生,唯有与甑糕为伴,与相亲为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