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人物之豆腐黑女  

2009-12-09 14:25:14|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豆腐黑女

黑女不黑,却叫了个不雅的名字——“黑女”,也不知她的父母当初是怎样给她取名的。

黑女当初嫁到赵村,始终都没得到父亲的同意。可是,由于她上学的事,父母在她面前多年来一直说不起话。后来,他们为给女儿在婚姻上找个好的归宿,想做为对女儿的补偿,他们看上了邻村一个退伍军人。黑女执意不肯,父母气得双唇直颤,母亲也泪水潸然,他们甚至拿跟黑女断绝往来做要挟,可最终还是拿这个女子没办法。

的确,黑女对自己的父母有了极为强力的逆反心理。黑女当初书念得好,一心想考个大学,她非常羡慕两个哥哥争先恐后地考上了大学,跳出了农门。可是,到了她上高中的时候,父亲冰冷冷撂下一句话,“女娃家,念那么多数有啥用,再说了,你们几个都考了出去了,我老俩口咋办?”黑女当初年轻,拗不过父母,只好一脸泪水地退了学。

随后,给她说媒的将王门槛都能踢破,或许是出于对父母的愤恨,或许是对命运的抗争,她愣是一个面也不见,那怕媒人跑烂了腿,磨破了嘴,她就是一句话,“我爸叫我给她养老送终,我不嫁!”黑女她爸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能当着媒人面去揍这个不听话的女子。慢慢地,媒人不再登门,黑女她爸渐渐变得恐慌起来,只怕女儿再这样下去,就有寻不下好婆家的可能。

一次,黑女上街时碰见了她初中同学赵学峰,两人见面有说不完的话。黑女将自己多年的情况对他说了,颇得学峰同情,同时,学峰也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黑女。原来两人惺惺相惜,同病相怜。此后几乎每个集会,他俩都要到街上逛去,数年前的同窗之情得到了升华,他们甚至开始了公开化的约会。再后来,学峰的家人还没见媳妇长得光脸还是麻子,就托了媒人去黑女家说亲。

学峰的父母在赵村乡情极好。老俩口过日子扎实,儿子学峰也是一块下苦的料,忙了料理家务,闲了出门打工,一年收入数千块钱,在村里也算殷实人家。可是,自从黑女嫁给学峰,赵家先前还算殷实的日子竟一天不如一天,尤其二老一个病故,一个偏瘫,也将仅有的一些积蓄贡献给了医院。

黑女的娘家王古村,是有名的豆腐村,有着近二百年做豆腐的历史,很早就有“豆腐担担王古村”的美传。解放前,村里还出现过一家靠豆腐发家的地主,更使王古村的豆腐成了方圆几十里的美味佳品,几十年来,无论是当年的农业社,还是现在的包产到户,王古村的豆腐坊从来没有断线过,整个东西堡子,不仅每个男人,就连每家的媳妇,没有不会做豆腐的,甚至嫁出去的女子,到了婆家也会带着自己的丈夫搞副业做豆腐。

黑女就属于嫁出去便带着豆腐手艺的女人之一。她或许并不晓得豆腐的来历,不知道淮南刘向的豆腐传说,可她懂得制作豆腐的所有工艺过程。

黑女开始做豆腐,她做的豆腐起初给人的印象并不咋样,好在其他卖豆腐的全是清一色的男人,而割(买)豆腐的又都是家庭妇女。本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可是这与每个家庭的买卖支出有关,虽然那些婆娘们和卖豆腐的男人可以野辣辣地胡说乱谝,可到了节骨眼上却分文不让。而黑女恰恰相反,她的市场得到了几乎所有同性的青睐,她的人缘也迅速好了起来,甚至和四邻八乡的婆娘们说说笑笑打得火热。她的豆腐自然卖得特快,即便偶尔生意不好,剩下三斤二斤,她就是毫不留情地放到谁家的案板上,隔几天再乐呵呵地去收豆腐钱,吃了豆腐的人家也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

自从卖开豆腐后,黑女的日子开始忙活起来,也热闹起来。男人学峰每天跟了村上的工队去工地干活,她一个人在家做豆腐,竟将家里的一切安顿得井井有条。

每天,她和丈夫一块起床,先给圈里饿了一夜的猪烫了食,学峰急急忙忙去建筑工地,她则骑了自行车,带了两老笼百十斤豆腐,到十里八里外去卖。

“割——豆腐”,她那清脆而悠长的吆喝,常常非常准时地在某个村子响起,被定格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她忙忙碌碌地走街串巷,一两个小时之后,卖完笼里最后一块豆腐,就收拾好包袱、刀片、称和篮子,左脚踏在脚踏上,右脚顺地轻轻一点,跨上自行车,一路轻松地往家里赶。

回到家里,她赶紧生火做饭,水开了,给病在炕上的婆婆煎了羊奶,打个荷包鸡蛋,精心地端到炕头。就匆匆忙忙给女儿做饭,做家里的闲杂活儿。这么着到了下午,她将前一晚泡的已经发胀的黄豆从缸里捞出来,在家里的粉碎机上磨成黏糊状的豆腐坯,倒进大缸,加适量水搅拌,将生坯倒进沙包,滤出豆渣,那鲜白如奶、飘着豆香的生豆浆就流进一米二三的大口锅里。随即生火,用大火猛烧,锅里的豆浆渐渐地飘起一层淡淡的黄色泡沫,几十分钟后,那层沫儿越聚越厚,颜色也越来越重,豆香味儿也越来越浓。忽然,那层黄色的泡沫划开一两道不规则的缝儿,豆浆锅就烧开了。黑女迅速端来一个搪瓷脸盆,将滚烫的豆浆舀进锅边的粗瓷大缸,再端过早已和好的石膏水,沿了缸沿徐徐倒入,用木拐由下至上“十字”状轻轻搅动三五次,然后用包袱罩在大缸上一二十分钟,缸内白净净的豆浆魔术似地变作雪花,雪花点子越来越大,凝成一团团如花似絮的豆腐脑儿,她将鲜嫩的豆腐装入用木框固定的纱包,包紧包严,在上面压上百余斤重的石块、方砖和盛满水的桶,滤掉里面多余水分。

每每这个时候,总让人想起“旋转磨上流琼浆,百沸汤中滚雪花,瓦罐浸来蟾有影,金刀刨破玉无暇”的诗句来,似乎明代苏平有先见之明,给豆腐黑女老早就备了绝妙诗文。

豆腐黑女人长得比不过西施,不敢让人夸口,可她人麻利,做的豆腐干净卫生,她出入苫笼的豆腐包常常洗得笋白,而且,她的眼力出奇地准,你要一斤二斤、三斤五斤,她一刀下去不差分毫。她的豆腐雪白如霜,劲道耐吃,水煮不烂,油炸不散,凭借最好的品质赢得了生熟客户的光顾。她的豆腐产量不高,人家一斤黄豆出二斤半豆腐,她只有二斤,她是用实在赢得买主的,也是用豆腐的质量赢得买主的。尤其每年冬季,她的生意非常火爆,逢年过节,黑女的豆腐更成了香饽饽,一进村向就被这个一块那家一块强先占去。使她常常因为没有了豆腐而给人苦口婆心的回话。

黑女的豆腐卖得火热,已有人暗地里叫她豆腐西施了。忽然,有人发现她竟然一两个月不再来村里卖豆腐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再也吃不上她的豆腐了。

原来,黑女的女儿也到了上高中的年龄。她不负众望,以全县第三考进了县城的重点中学火箭班。她书没念成,几十年来一直将这一罪责记恨在父母身上,现在,作为母亲,她不敢让自己的悲剧在女儿身上重现,决定到县城去陪读,更何况,她只有一个女儿,她要将女儿培养成人,让她在广阔的天地去闯荡。她从来不会像父母那样担心,担心女儿有朝一日突然“飞”了。

黑女在县城高中门前租了一间门面,在那儿卖豆腐脑、豆浆、卖稀饭。巷子里不再有她甜润的吆喝声,那声音已经飘到县城,飘到县城的最高学府,也飘进女儿包含浓浓亲情的作文里。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