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上门女婿 之一  

2010-07-18 14:53:51|  分类: 中篇小说之上门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早知三日事,富贵一千年。门建山做梦也不会想到,当年从陕北入赘到渭北锦屏,迎接他的竟会是接二连三的无奈和尴尬。

腊月二十六,已是年关时节,渭北锦屏县的所有的村子里,乡亲们不是到凤凰镇去置办年货,就是闷在家里忙忙活活地蒸过年的花馍。柿树沟也不例外,从早到晚,从村里到村外,时时处处都弥漫着年节的香味,洋溢着一片喜气的气氛,新年仿佛提前赶到这各依山靠岭的小村。

村东头王老四家的院子里,同样是一片的喜庆,然而,这里的喜庆又明显比别家浓烈了一重。今天,王老四刚给女儿惠莲刚刚举行了婚礼。院子里虽已撤去了桌椅板凳,整个屋子依然笼罩在浓郁馥鼻的肉菜的油香,弥漫着白酒的浓香,以及旱烟、鞭炮的刺鼻的呛味儿。现在已是黄昏,一轮红日也在西山头留恋再三,终于慢慢隐去,半天晚霞还在留恋着这个祥和喜气的山村和小院。

女婿建山是从陕北绥德招来的上门女婿。此刻,所有的贺客已经三三两两回去了,小院里依然过会似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他们全是前来耍媳妇女婿的闹房人。

依照乡村习俗,新婚三日无老少,村里无论与惠莲同年的,还是小一些的弟妹,大一些的叔婶,甚至叫婆叫爷的老字辈,踩着脚底鞭炮的残屑,绕过凌乱的桌椅,顺着噌亮的灯光,来到大门内侧惠莲的新房,或者后面王老四的窑洞里祝贺畅谈,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惠莲和女婿建山,妹子惠萍忙出忙入地招呼大家,又是沏茶又是拿烟,甚至还要端上一盘盘牛肚、猪头肉、醋溜莲菜、芥末拌三丝荤荤瘦瘦的凉菜、白水杜康、宝鸡清爽等白酒啤酒酒壶酒盅,大家嘴里说着免了免了,最后还是坐下来,乘兴沾上一次号称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王老四一次光,美美地喝上几盅,咥上一顿。末了,上年纪的脸红耳赤地打着哈哈和同样一脸红光的王老四道了别,年轻的一帮小伙姑娘大哥大嫂则嘻嘻哈哈地推搡着惠莲和建山,只是往新房里拥。

从清早到现在,惠莲的脸不知已羞红了多次,此刻她依然一脸羞涩,和同样腼腆含羞的女婿建山被大家连推代拥地塞进新房。

柿树沟地处关中最北边的渭北旱原,整个村子座落于渭北乔山锦屏山下,山前是一望无边的旱原,身后是群峰耸立的青山,再往后就是一坨一坨大大小小的黄土山丘,早没有了关中大平原旱涝保收的八百里秦川。

柿树沟处在一个山坳里,背风向阳,冬暖夏凉,加之村后虎头山下长眠的唐代皇陵,使这里多多少少增添了一丝神秘、神奇。

因地势所限,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两三孔三四孔窑洞,每孔窑洞背着高高的土崖,前面再围起一个大大的院子,经济好点的,再在院里盖三四间单摆的厦房,就构成了一个十分紧称的院落。

王老四的家就是这么一个格局。后面三面窑洞一字摆开,他俩口住在中间,女儿惠萍住西间,东面一间是厨房。惠莲的新房在外面的厦房里,厦房和惠萍的窑洞之间,搭建了一个猪圈,说是猪圈,除了一头正怀着猪娃大草猪,就是挨墙的一笼下蛋母鸡。

新房对面,过事时搭起的帆布帐子还没撤去,一群娃娃正在地下的炮屑里捡拾着没有爆响的鞭炮,大一点的则凑到新房去看新媳妇新女婿。三三两两前来闹房的小伙姑娘们,进了院门,先到后面窑洞里给王老四俩口问安贺喜,才在两位老人的说笑中闯进外面厦房。

建山绵绵地笑着,口里直说,“我初来乍到,也不知将各位大叔大妈哥哥姐姐怎么称呼……”

“既然不知道,那就大叔大妈哥哥姐姐地叫着,我们不在乎,这会儿大家需要的,就是想让你小俩口上炕!”

“天还没黑,急得上炕干啥?你们还是先坐到沙发上,让我给咱取烟沏茶,再拾些糖果柿饼。”惠莲说。

惠莲还没说毕,有人又闹开了,“糖果柿饼就不要了,你俩先上炕,我们今天已吃饱了你家的席面了。”

说这话的是媒人旺山。他一改往日的稳重,一下子变作愣头青,说话放肆,毫无顾忌。

“好我的哥哩,给你取吃食,这是我们应该的,你咋光想上炕里,乏了困了小弟送你回屋。”建山笑着说。

“哼!送我回家,便宜了你小俩口!”

一句话逗得大家哄然大笑。

妹子惠萍不知几时挤了进来,她一拍媒人旺山的肩膀,说,“旺山哥,嫂子在外面唤你里,还不快给嫂子暖炕去……”

“去去去,学生娃到底知道啥?再甭凑这热闹。”旺山大声呵斥着惠萍,自己只是往新房里拥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