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贾岛传》自序  

2010-09-09 16:58:52|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 序

 

一部作品出版,请名人作序,对作品做进一步阐释,让读者对作者得到进一步的了解,本是一件好事情。作品写得很好,请人作序自然会收到锦上添花之效。否则,往往狐假虎威,给读者留下拉虎皮做大旗的嫌疑。对序者而言,也会被明智的读者把以笑柄,怀疑是收了人家润笔费的一种应付,以至于人于己都没了面子。

拙著出版之际,本想请人作序,文学界、学术界甚至也能找来关系。只因有上述顾虑,请人作序只怕辱没了序者的名声。退一步讲,给贾岛著书立说,有他老人家在上面罩着,起初请人作序的念头也就放弃了。

富平贾村是唐代诗人贾岛的寄居地,这里有贾岛墓(实为衣冠冢)。据明万历吏部尚书孙丕扬纂修《富平县志》载:“贾岛,字浪仙,范阳人,初为浮屠,名无本,游东都时……韩愈怜之,教为进士业……累举不第,以诗名世。文宗时,坐诽谤,贬长江主簿。会昌初,以普州司仓参军,迁司户,未受命卒,年六十五,归葬于贾村……”他还特别说明:“贾村,有贾岛墓,冢碑今村右之南。碑,柳公权书者,余少时犹及见。”清初著名文学家李因笃曾有《贾村残碑》一诗云:“野廓争知贾浪仙,残碑磨灭漫经年。香林手泽怀先迹,世讲琅琊乔梓贤。”

贾岛是我们贾村的骄傲,贾岛是村人妇孺皆知的人物。可是,大家仅仅知道贾岛这个人,知道他推敲遇韩愈的故事,知道他的《剑客》、《寻隐者不遇》等几首诗,若要深究,人人皆无言以对了。

于是,我有了一种使命,想写点有关贾岛的文字,作为稿件送给富平县《文史资料》编委会。谁知老鼠拉锨把——大头在后面(笔者属相为鼠),洋洋洒洒一路写来,就成了近三十万字的传记小说。

只因在写作过程中不愿向人提及,以至于都快成书了,竟有许多朋友纷纷劝阻。有人说,“你太年轻,没有学历,也没有驾驭过五万字以上文字的经验,快收了心吧!”有人说,“写贾岛,你得懂那段历史,要搜集翔实的史料,这是相当复杂的一项工程,你没有这方面的研究和造诣,怎么敢侍弄这么大的题材?”也有人说,“收了心吧,你在这上是弄不出名堂的。”每次听到“好言”相劝,我都笑着说:“没有金刚钻,就不揽这瓷器活。不就是唐朝那些事儿么,到如今不过千十年,只不过十来个八十岁的老头手牵着手接力赛一样跑过来而已。”依然我行我素,想用行动将所有好心者说服。虽然,自己的心里常常会生出忐忑不安和无比的酸楚。

关于拙著,我想说明的是,写作中我曾翻阅了不少关于贾岛的著述文章,对其翔实推断,去芜存真,也从中找到里许多属于自己的观点。例如:

一、范阳石楼的木岩寺是贾岛幼年的居住地,而他出家则是在北岳恒山;

二、其出家原因有二,一是生活没有着落,再是参加涿州秋试受挫;

三、贾岛推敲识韩愈的故事并非有关记载在长安,而是发生于东都洛阳;

四、贾岛有过中第之事,只因及第前曾作《题兴化园亭》、《病蝉》等愤懑之词,导致了他“科场十恶”的贬斥;

五、李洞乃是贾岛的弟子,而且对贾岛夫妇非常尊重,才有后世关于李洞崇拜贾岛,视其为诗佛的记载;

六、贾岛一生交友甚多,官宦学子,僧道隐士,其友人少说也有一百四五十人。对此,我不能一一详述,遂做了一小部分的合并,或者删减。

这是一部文学传记,而非学术性传记,但其中贾岛的生平大事都有所本,与贾岛有关的人物也多系真人。当然,作为历史人物传记,小说的情节不可能曲折离奇跌宕起伏,甚至许多方面还存在着推理性的叙述。我不敢说,书中的贾岛和中唐大诗人贾岛不差分毫,但他至少是我心目中的贾岛,是我让这位伟大诗人活生生地站在了读者面前。为此,我曾向一位前辈讨教,他说,“《三国演义》与《三国志》的区别,前者是小说,后者是史志。你既然是写小说,有些事就不要再去顾虑。”我听后为自己的胆大妄为感到安慰,也去了好多顾虑。

我读其诗,奇其才,哀其事,实乃情不自禁,势非得己。经过多年努力,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第一个给诗人贾岛写长篇传记小说,也算做了一件不小的事儿。无奈自己学历浅薄,力有未逮,难免雕龙成虫,拙著中肯定存在许多不足和商榷之处,还希望与各位读者相互交流,当不胜感激。

以上所言,权为自序。

                                                                                                                      二○一○年三月三日  于贾村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