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人物之:铁匠大怪  

2011-01-12 09:34:35|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怪姓刘,官名大伟,只因他爹当初看了秦腔剧《墙头记》,想以剧中的大怪、二怪让儿子懂得孝悌而引以为戒,便将他唤作了“大怪”。只是,他娘只生了大怪一个,并没生出二怪、三怪来,他成了家里的宝贝蛋儿,在那个贫穷年代,除了肚子闹饥荒,再没受过什么熬煎。

铁匠大怪和我同岁,是远近闻名的铁匠。他今年四十五岁,已当了三十年铁匠。如今在我们柿坡村,甚至整个凤凰镇,大怪恐怕将是最后一个铁匠了。

大怪的铁匠手艺不是祖传,他的祖上数辈都是笼匠。对他来说,继成祖业也算绝好出路,是个养家糊口的好手艺,可到了父辈这里,却让儿子做了铁匠。

大怪小时候饭量特大,光馍一顿就吃四五个,人便长得结结实实。可他似乎只吃不长智,眼看着快十六了,还在小学五年级。由于家庭是富农,谁家都不愿将女子嫁给他。父亲常常坐在炕上满口叹息,向老婆直发牢骚,说自己娶回的老婆笨如猪,生的儿子不如猪,多年的书全念到了邻家的狗肚里,这么大了,就知道吃吃吃,睡睡睡。后来,大怪不得不在父亲的安排下,到锦屏山下老铁匠那儿学手艺。临走时,他爹说,“有智吃智,没智吃力,这就是你娃的命!”

大怪跟着师傅学了三年手艺,三年来遭了不少白眼,挨了不少打骂,可他还算灵醒,多少领会了他爹临走时撂下的话。三年里,他不仅学会了打钉子、门环、镰刀、锄头,甚至连一些诸如缰绳、转轴、剪子、杀猪刀等也能独立打制。大怪师傅为人实诚,就像他一生里打制的每一样铁器,尽管大怪学啥慢,可他忍劲儿好,总能正确面对师傅的指责,赢得了师傅的好感,三年来从没向他保留任何一项绝技。

大怪由一个弱小少年长成了魁梧健壮的青年,尤其他的两条粗壮的胳膊和一双有力的大手,使他拥有了作为铁匠应有的资本。再后来,他爹和他师傅成了亲家,铁匠的女儿翠玲成了他媳妇。

大怪一成家,他爹就给他另立门户,并义正严词地说, “如今把媳妇娶了,你俩口也该居家过日子了!”

分家后仅一个来月,大怪就在家里支起铁匠炉,有了自己的铁匠铺子。于是,大白天,大怪和媳妇翠玲每天围着火炉,看着火苗自由自在地跳跃,听着火苗呼呼啦啦的欢唱,经过铁锤叮叮当当得锤打,火红的铁棍、铁片、铁疙瘩在黑得发明的铁砧上火星四溅,随即从凉水中“滋”的一声淬过,就变成各种各样的铁器。小俩口脸上荡起了笑,说起话来都是打情骂悄的香草味儿,以至于大怪衣裤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窟窿眼儿,翠玲脸上手上摸得乌麻绿道的炭黑铁青,全成了两人的笑料。到了晚上,小俩口的耳朵里依然回荡着叮叮当当的脆响,比翠玲和他打情骂笑还好听。他俩躺在炕上,享受着彼此的温暖,思量着明天该是哪儿逢集,需要带锄头、镰刀和铧犁,还是炭锨、锅铲、门栓子,计划着自家这两年的日子。他们的铁匠铺子时刻充盈着家庭生活和创业艰辛带来的所有快乐。

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大怪俩口真有福气。他们平淡而热烈地过着日子,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他家炕上就多了一儿一女,过上了神仙日子。大怪用汗水换回可观的收入,可观的收入使小俩口心里觉得暖暖的,对每一个明天都充满希望。

虽说他家具添置得令人羡慕,房子盖得更让人嫉妒,然而好景不长,家里的收入却一年不如一年。尤其进入九十年代,市场经济冲击并取代了当初的计划经济,人们用的铁器在各类店铺都能买到,而且全是机器制造,轻巧便宜,而他的工艺太土,全是手工活儿,功效低的可怜,也敌不过市场上的新潮商品,生意日渐消退,日常开支却越来越大。地里的药肥、猪羊的饲料、孩子的学费,再加之亲戚朋友的婚丧嫁娶、乔迁新居、子女上学的随礼,四时八节的拜年送礼等礼尚往来,折腾得他们捉襟见肘,尤其父亲病故,更使他向熟人知交借钱都连连碰壁,直叹当初要是少生一个娃娃,不管男女都好。

死水怕勺舀,大怪不敢马虎大意。即是他的胳膊轮得再圆,也敲打不够每天的开支。穷则思变,如今孩子也要到镇上上初中了,翠玲和大怪商量,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也得思谋着重新干些啥。一收罢麦子,他们就开始筹划着在凤凰镇租门面做生意。

这不,晚上十一点了,俩口子还睡不着。

“哎,大怪,这两年开支越来越大,你说咋办?”

“你是掌柜的,问我?”大怪躺在炕上,满不在乎地说。

“好货!给你说正经事哩!”翠玲的母性情结一下子在大怪身上表现出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火药味。

别看大怪身体魁梧浑身是劲,有时还与翠玲嘻嘻闹闹,可到了节骨眼上,总是没话说。他嘿嘿一笑,说:“啥事嘛?”

“我说,咱不如租家门面,到凤凰镇上做生意走。”

大怪听了,一下子坐了起来。“咱哪来那么多钱呀?这可不是说话哩!”

“没钱,没钱到信用社贷么,先把摊子开开,慢慢就好了。”

“那咱开店卖啥么?”大怪不解了,想听听翠玲的高见。

“就卖铁器和五金,铁丝钉子,锅锅炉子,水泵鼓风机,风扇电视机,啥能卖咱就卖啥。”

“行是行,可我不当掌柜的,爹说过,有智吃智,无智吃力。”

话虽说得调皮,却句句来自铁匠大怪的心里。翠玲看着大怪的熊样儿,笑得几乎岔了气。“想得美,你有当掌柜的本事么?”

“好好好,就依你!睡觉。”大怪说着,脱了衣服溜进被窝。这一夜,他觉着比刚结婚那阵儿还高兴。

铁匠大怪成了生意人,但是没人将他当生意人,开口闭口还是铁匠大怪。他们在镇上经营了两年,就后来居上成了凤凰镇一大诸侯,其中秘诀只有翠玲知道。翠玲能说会道,待人实诚,这是做生意的根本。这一切他无需过问,只给翠玲帮下手。

他们的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光,俩口子开始商量起新的问题。娃上了高中,比他俩都强,他们为自己感到羞愧,也为儿女的学业感到骄傲。

一天,翠玲说要给家里买台电脑。大怪听了第一个反对,这是他开店以来的第一个反对意见。

“你这人,有几个糟钱就不会花了,咋突然想起买电脑?”

一听就是大怪发牢骚,可现在不光翠玲说了算,两个孩子也加入了辩论。且不论其中道理,就举手通过,他大怪也只有两只手,只好以失败告终。

电脑成了娘三的玩意,大怪每天可以安安然然看电视,不再为一家四口争抢电视遥控器而烦恼。但是,电视剧净是日韩港台剧、青春偶像剧,他想看战斗的、武打的甚至警匪片,偏偏难上加难,偶尔碰着了一两个好电视,又时常被恼人的广告折腾得晕头转向。而那娘几个,一会儿查阅资料收看网上教学,一会儿听歌看电视,一会儿打游戏聊QQ。呵呵,真奇怪,他们居然还当贼“偷菜”!这网还真是个好东西,心里想的网上有,心里没想到的网上还有。他对学习不感兴趣,有孩子替他们学着呢,可网上的一系列东西还是紧紧吸引着他的眼球。他开始用自己粗大笨拙的手摸起了鼠标,点起了键盘,虽然笨手笨脚,有一种穿唐装坐奥迪的味儿,多少显得不伦不类,可他还是有事没事就往电脑前磨蹭。惹得娘三每天安息了,方让他在网上耗上半晚上,看看他喜欢看的、没有广告的、随心所欲的节目。

如今,两个孩子都上了大学,铁匠大怪的生意依然做得轰轰烈烈,他们还和五金电器打着交道,可他早应该不是什么铁匠了。当初那双粗大的手渐渐变得如女人般白皙,他再也不是合格的铁匠了。不过,生疏的人见了,还铁匠大怪、铁匠大怪地叫着。铁匠大怪已成了他的标志,将陪他度过后半生了。

用他的话说:“我大怪将是凤凰镇最后一个铁匠,是铁匠业的末代皇帝。不过,我铁匠大怪也活出了自己的新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