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桃曲坡记忆  

2011-04-11 23:25:39|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曲坡记忆 - 锦屏农夫 - 锦屏农夫(原创)

       这篇不足两千字的小文章,我居然作了二十年。

四十多年前,遭受了三年自然灾害的人们痛定思痛,明白了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于是全国上下星起了兴修水利工程的热潮。桃曲坡水库的建设就是在那个年代上马的。二十年前,这里已成了山灵水秀的一块地方,开始有许多游客前来旅游观光。一九九二年夏,贾平凹先生托朋友安黎的关系,来到耀县。随后在锦阳川的桃曲坡水库,在这个吉祥的地方,完成了他《废都》第一稿的三十万字。随即,这个供给富平等地农田灌溉,给铜川提供饮水的地方,便笼罩了一层文化色彩。桃曲坡这块地方,对我来说相当陌生,本不值一提,可以想到父辈们在那里流血流汗的付出,就不免要对她产生一些来自父辈的感情了。

下面的文字,即是一位大伯的口述,他说这话的时候,言语里不时流出许多的激动来,说得急了,双唇便不住地抖着。

桃曲坡水库位于渭北石川河支流沮水河下游,距耀州城三十余里,是一座以灌溉为主,兼有城市供水、防洪、多种经营等综合利用的中型水库。灌溉着周边三十多万亩农田。水库从1969年10月动工,到1976年主体工程结束,大伯先后三上桃曲坡工地,在那里工作长达七年之久,基本参与了桃曲坡水库修建的全过程。回忆起在桃曲坡工地的日子,他的心里不由充满了丝丝温情。

1969年冬,他初上桃曲坡。当时,水库工地的民工一律按军事编制,以公社为营,设教导员、营长,以大队为连,设指导员、连长。因民工都是各村抽调的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伙子,又在外县边远之地,难以领导。他们刚来到这个山沟野洼的工地,一时难以适应,许多年轻人或者精尻子游泳(扑水),或者割荆条编笼,到处损坏农民庄稼,偷盗建库材料。而且,民工的流动量大,无故旷工,不假而归已成通病,出勤率低,功效极差。

后来,到了1971年,大伯就当选了小贾连的连长,对所有民工做了归类分析,想法设法团结民工,尽力提高工作效率。他首次尝试任务包干制,对其进行定额管理。工地民工,每个工日,上面给补助半斤粮、四毛钱。见他们只干活,不出活,他便定出任务。比如,起初修建临时设施,在沟崖上打窑洞,供大家生活居住。他不采取一哄而上,而是将民工分成两人一组,每个窑洞三天时间完成,凡两天打成者,可放假一天,并按每人三个工日计工。凡五天打成者,依然每人三个工,结果十有八九都是两天打成一孔窑洞,功效明显提高了。针对上工迟到现象,则采用迟到者仅管饭不计工的办法,几日后竟没有了上工迟到的。

1971年11月至1972年5月,工地开始全面上工,经过192天浴血奋战,提前五天胜利完成97万方的填土任务。1973年春,水库大坝上土方量达到高峰期,每日上劳达万人,日上土约万方。当时,小贾连在炸石取料、削坡方面取得了令全工地羡慕的成绩。当时,由于冬九寒天,民工们不是打眼太浅,就是药量不够,竟出现了许多报废的炮眼。我们随即成立爆破组,专攻打眼炸石。当时,赵红运、刘万万、刘羊娃、贺长年等均是其中成员。开始,我们依然实行包干制,每两人一组,每组每天必须完成50公分深的炮眼五个,结果,我们三十天干了九十天的活,在整个水库工地创造了奇迹,而且极少出现报废炮眼。记得有一次,在溢洪道旁边放炮,他们按照自己的方法,每眼需要炸药150斤,可工地负责人只允许我们用50斤,最后争来争去,有五十斤变成100斤,又有100斤变成120斤,最后还是150斤炸药搞定。当时那一炮放得确实让我们后怕,弄不好毁掉了旁边的崖势,后果将不堪设想。结果,“轰”的一声巨响,炸得刚好达到预期效果。从此,整个工地要我们小贾连独揽整个工地的打眼炸石工作。我们再三推辞,最后营里决定,所有有难度的爆破工作全部交给小贾连。为了完成爆破任务,我们申请营里,要求夜里加班工作,三天完成了十天的活。

有一次,他们又要放一个100斤炸药的大炮,打好眼,下好炸药,就在要回填炮眼时,营长王XX要他们到一里外取土回填,而大伯决定用水焖法就地取土。营长命令大家拉架子车,他让大家取桶抬水。营长问他应该听谁指挥,他生气地说,“开会时我听你的,工地干活你得听我的。”营长气得要撤他连长的褂褂(撤职)。不过,最终还是他们取胜,而且还和营长成了诤友,俩人甚至常常相邀了抽烟喝茶,让别的连队羡慕了好一阵子。

大伯在桃曲坡水库先后工作了七年,有好几个春节都在工地度过。1973年春节,在大坝上工极其紧张的情况下,他们响应上级号召,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一律不下坝回家。大年初一早上吃饺子、面条,下午又上工地大干。大伙热情高涨,日夜作战,一天干完两天的活,工地上再次形成了大干快上的大好局面。

后勤工作也是不敢马虎。由于他们连工作出色,常受到整个工地的嘉奖,他们的伙食也就比别的连独特,当时我们每半月一小吃,一月一大吃,有时就买一头猪杀了让大伙吃。干的都是下苦出力的活,必须让大家吃饱吃好。他们也及时和当地群众搞好关系,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他们上山背柴都比别的连多得多。

大伯他们工作认真、突出,工地给他们放了一月的功绩假,还被营里批准,到延安和汉中逛了一回。大伯说,每每回想起桃曲坡工地的日子,他的心里重视暖融融的,虽然那潮湿的窑洞曾使他患下了风湿、骨病,可一想到为了整个工地,为了我们灌区,自己在桃曲坡度过的七年时光,也就变得无怨无悔了。

文章写完了,我明天就拿过去念给他听,看看我想象中的工地上,还能找到他的影子不?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