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写作体会——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刻画  

2011-10-12 16:25:53|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写作体会——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刻画

 

我平时喜欢瞄着地图看,希望从里面找到一些灵感或者启发,在我的眼里,中国是雄唱天下的大公鸡,美国像已进入产蛋期的老母鸡,日本是一只小毛虫,伊拉克是一尊大石狮,四川是一直爬着的乌龟,而我们陕西,毫无疑问,就是那尊跪拜地陶俑。再说渭南,咋看都像一只四指弯曲,拇指高竖的骄傲的手,而韩城,则是那根竖起的大拇指了。的确,韩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的确是个好地方。史圣司马迁、春秋赵武、乾隆名相王杰、著名作家杜鹏程等都诞生在这里。“龙门千尺浪,司马万古文”,仅仅一个史圣司马迁,就让这个世界的人汗颜!今天,我坐在这里,面对韩城,面对禹门诗社、象山书画社以及韩城的各位文学同道,确实有班门弄斧之嫌,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我曾在自己的博客里说,“人生没有下脚料,耕耘本身是收获。”这是我的人生态度,也是我从事写作的态度;我自喻自己“种的是龙种,却收获着虼蚤”,也决不是对自己写作的自嘲。

今天能受邀坐在这里和大家交流,多少带有一些命题性质,下面,我就结合自己平日写作中的一些体验,和大家聊聊文学创作中的人物刻画。

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刻画,因体裁不同而稍有差异,这里主要谈谈小说及散文的人物刻画。什么是小说?著名作家刘绍棠先生曾说:“叙事加对话,刻画了人物,这就是小说。”由此可见,刻画人物是小说的重中之重。故事人人会编,人物刻画却各有千秋。

文学创作中的人物刻画,我觉着主要有以下几种,即白描,工笔,语言,心理和细节描写等。

1、白描,它原属于我国绘画的技巧,是指不着颜色,也不画背景,只采用墨线勾勒出人或物的形象的画法。后来,这一绘画技巧被引入写作中,成为一种写作手法。

运用白描手法写人,不用或少用色彩浓重的修饰性语,不加渲染、烘托,不用任何修辞手法,只是抓住人物的主要特征,用简洁朴素的寥寥数语,勾勒出生动、传神的人物形象。它在用词上不仅惜墨如金,而且利于情节发展,符合读者的欣赏习惯。白描如果运用的好,可以取得以少胜多、事半功倍的艺术效果,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小说《屠夫王五》中,我在写母亲面对儿子发高烧时紧张而无奈的举措。

看着我的样子,母亲急得团团转,一会给我的额头上蒙凉水浸透的毛巾,一会又一遍又一遍地用白酒涂抹我的脚心手心,结果还是不凑效。没法子,她又取来一个青瓷大碗,盛了半碗清水,拿来三根竹筷,一沓烧纸。她点了烧纸在我的周身挥绕,口里念念有词,虔诚地劝我死去的婆、爷、外婆、外爷,劝他们别来害我,要钱了只管跟她说。那三根筷子在碗里立了好多次,如此折腾了大半夜,直到鸡叫三遍,曙光初现,我还是一脸赤红,昏昏沉睡。

2、工笔,又称“细笔”,这也是我国绘画技法,在写作中属于描写手法之一,它是指用细致入微、工整细密的笔触,对人物进行刻画、雕琢。工笔细描在小说中往往用来写景或展示人物的心理,常用对比、比喻、拟人、夸张等多种修辞手法,讲究铺陈和渲染,语言精细、富于色彩。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写作手法虽然讲求精雕细刻,但在写作中必须抓住人物或事物的主要特征,切不可面面俱到,兜揽全部。

如:我的《春香》片段:

暮春,一个早晨。墨绿的湖水,浓郁的柳树,和着黛青的山峦,在朝阳斜映之下,分外迷人。

湖边,谁家的媳妇正在柳荫下搓洗衣裳。她丰润的脸颊上,印着水水的双眸,披肩长发水溜溜倾泻而下,似九寨沟那迷人的瀑布。诱人的身姿和健美的身体,让人禁不住总想瞄上几眼,替她的女婿娃感到庆幸。

过往的乡亲叔伯见了,都会说:“春香,旺子娶了你,可沾大光了。”

原来她是旺子刚过门的媳妇。湖边柳荫下那块大石板上,堆了几件并不显脏的衣裳。 春香正蹶着身子,使劲地搓洗,粉红的脸颊上沁出微微细汗。

3、语言描写。语言描写有对话和独白两种。语言是人的思想、性格、心理活动的表现,必须符合人物的身份、地位、经历、习惯等等,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语言,同一人物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由于情绪、性格的变化,他的语言也会大有差异。运用语言描写时,我们不必有言必录,只要对人物语言进行提炼加工,使它个性化、典型化、生活化,达到塑造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为主题服务的目的就行了。

例如《杏女》片段:

翌晨,杏女终于醒了。她见到满面是泪的娘和木讷沉坐的爹,乏软的眼里涌出一汪清泪。她轻轻叫了声“妈”,爹和娘立刻焦急而喜悦地看着女儿。

 “妈,爸,俩月来,我给咱屋里挣了二百块钱,开年后,得先给妹妹交学费,剩下的咱留着,买化肥时再用。”杏女很高兴,仿佛不知道自己受了伤。

“杏,杏……”爹娘伤心不已,失声痛涕。

病房里,所有的人不由都泪水潸然了。

4、人物描写。人物描写是指将人物的心理活动或思想变化,生动形象地描绘出来,它可以直接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交代人物的思想基础。心理描写可以由作者进行直接描绘,也可以由作品中的人物来表白、倾吐,还可以通过通过人物的外在形态间接地显示,通过环境、景物、氛围等来进行折射。

如《贾岛传》第三章片段:

       隔了两天,贾岛闲着没事,牵了驴到城外转转。

  驴儿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贾岛骑着驴儿。他欣赏着洛阳街景,不由又浮想联翩起来,或许是意识流在作怪吧,他不知不觉竟又想起那首《题李凝幽居》来。他将那首诗从头至尾诵读一便,还是觉得不错。或许正是读书百遍,其意自现,他趁着兴致,又吟诵了几遍,忽然觉着,“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一句似乎有些不妥。

  他骑在驴背上,微闭双眼,体会起那晚他和张籍在李凝门前的情形。访问友人李凝,适逢月高云淡,星稀风微的初冬之夜,究竟应该推门而入呢,还是敲门待主人开启为好?他想着,不由地微闭了双眼,打着手势推推敲敲地模仿着。

  突然,他听到一阵吵闹,睁眼一看,胯下的驴儿已被几个官差勒住,另有几个官差也威风凛凛地向他走来。此刻,周围站满了过往的行人,他们或是疑虑,或是担心,又颇是同情地看着这个不知所措的和尚。

       难道我又犯了什么禁令?贾岛心中不由一惊。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已被那几个差役扭住,带到一位长官马前。

5、细节描写。即对人物形象特征、动作、语言、心理及处所的环境和场面等那些细微而极富表现力的环节所作的特写式描写。它可以显示人物、环境、场面中的细小特征和变化,对刻画人物、显示背景组织情节、深化主题等方面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下面,我着重跟大家交流一下小说人物刻画中的细节描写。

一次,我向仵埂老师请教写作方面的知识。仵老师是我的乡党,西安音乐学院教授,我省著名的文艺评论家。他向我举荐了几个人和他们的作品。他首先从四大名著的“忠、义、雅、奇”谈到曹雪芹和《红楼梦》,其次是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的厚重和历史再现,最后又说到杨争光先生的系列作品。他说《红楼梦》是一部文学天书,让人望之莫及,其中的结构、语言、人物等等无一不值得我们每一位写作者借鉴学习,尤其书中无处不在的细节描写。接着说到陈忠实先生,他从书架上去过一本《白鹿原》,顺手翻开,当着我的面诵读起来,是黑娃翻墙与田小娥第一次偷情的情节。他读过一段,让我体会当时的场景,让我注意书中对人物心理和行动的一系列描写。他说,“要写好小说,首先得让你笔下的人物动起来,让他们在你搭建的舞台上表演,每一位读者都是观众,尽量避免作者向读者讲故事,做交代,缺少细节,平铺直叙,没有吸引力。”接着,他提到杨争光先生,说他的《水浒传》,说他的系列中短篇小说,《棺材铺》、《老旦是一棵树》。杨先生是编剧出身,他的作品中,人物始终有场景,时时在表演。我对杨争光先生的作品虽然不敢全部褒扬,可他的精髓却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

仵老师的话对我影响很深,今天特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下面,我就自己关于小说的细节描写,继续和大家啰嗦啰嗦。

一部小说,哪怕一篇百字小说,都少不了情节和细节。情节大家都知道,也好理解,说到细节,许多人往往觉着它就像佛家的禅语偈言,大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思。其实,细节并不是那个样子,它总是相对情节而言的。

我们先做个比方。人的一生有几个情节呢?可以说,生、老、病、死,上学、工作、结婚、生子……都可划归与情节。人的一生不过百年,情节总是数得过来的,可一说到细节,就多得数不过来了。从吃、喝、拉、撒、睡,到油、盐、酱、醋、茶,我们每天的活动都是细节,这无数数不清的细节组成了我们的一生。

再比如一棵果树,春夏秋冬,幼青衰败,是它的结构;根、茎、枝是它的是情节。叶、花、果就成了它的细节。天涝天旱,生病生虫,叶子蔫了果子落了;水肥充足,花红果繁,或红或白,或大或小,这些都是它的细节。同样,这无数的细节也组成了果树的一生。

还有,昨晚吃饭,任主席说了我们唐韵酒店招待上级领导的事情。招待是情节,具体工作就是细节。招待前要筹备,招待时认真接待,结束后及时总结。他说,招待过程中出现的没有开水,房门打不开,手机掉到地上,这一切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使得接待工作不时处于尴尬的境地。他们没注意工作细节,结果导致自己的工作手忙脚乱,一个个惊慌失措。

回到写作上,我们写小说离不开细节,那么,我们对细节要有什么要求?细节又是从哪里来呀?细节描写必须具有概括意义,能为刻画人物的性格、揭示文章主题服务。小说允许虚构,允许编故事,但是细节描写必须真实、准确、精致,要天衣无缝,因为,它是生活中的真实,若果露出破绽,就会一招棋错,全盘皆错。

我认为,小说的细节主要来自下面几个方面,即从记忆中来;从生活中来;从想象中来,从梦境中来。

第一,细节从记忆中来,要从脑子搜。

写小说,我们始终处于一种回忆的状态,这就需要调动作者的记忆。当我们有了一定的阅历,自然就有了很多的记忆,有的模模糊糊,有的刻骨铭心,这都不是重要的,只要我们有可回忆的东西就行。应该说,记忆对一个写作者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记忆,小说就不可能进行。

如我的拙文《拾麦穗》、《外婆》等。

第二,细节从生活中来,要用眼睛看。

我们要想写作,平时的观察就会变成自觉的观察,有目的的观察。这就要求我们每个写作者始终保持一个童心,或者说一个好奇心,我们对什么事情都要有兴趣,别人不感兴趣的,你要感兴趣,别人不愿意看的,你要用自己的好奇心、童心来看,来观察。我有好多的素材、好多的故事都是看来的。有的时候并不用问,不用采访,是用心来观察。我常说我们看东西不是用眼睛来看,是用心来看,这就要求我们要有心目,有内视能力,不但看自己,还要看世界,看周围所有的东西。

例如拙文《丫丫》、《屠夫王五》等。

第三,细节从生活中来,要用耳朵听。

我们偶尔听到一个细节,这个细节激发了你,就可以变成一个小说,最起码也能成为写作的素材。其实,要写作,就要处处留心,心是有准备的心,耳朵是有准备的耳朵。这样,听了以后,脑袋才会记住,才会把它变成文学作品。否则,你听了,只能是这个耳朵入,那个耳朵出,听得再多,也是无效的。意大利古代哲人但丁曾说,“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其实,五官相通,只要我们有心,不单眼睛耳朵可以得到素材,我们的口鼻舌同样可以捕捉到许多的细节。所以,听之前一定要有创作意识、细节意识,听来的话才是有用的,有效的。在我的写作过程中,听来的情节或细节可以举出很多很多。

例如拙文《搭准自己的梯子》、《抓贼》等。

第四,细节是从想象中来,要用脑子想。对于一个作家,想象是作家的基本功,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想象力,就谈不上文学创作。

我认为,情节可以想象,细节同样可以想象。好多作家谈到自己的创作,总会说情节可以想象,细节很难想象。有人说,你如果没有见过,没有经历过,细节是想象不出来的。其实,细节也可以想象的。在坐的肯定都有过写东西时写不下去的时候,比如一个情节,我觉得写一千字才能充分,才能表达我的思想,它的味道才能出来,可是写着写着又觉得没什么可写。这时,有的写作者往往会采取绕过去的办法,只求能自圆其说就行了。其实,我的体会是绝不能偷懒,不能绕过去,没写充分的时候,一定要坚持,积极调动自己的全部想象,用全部感官来参与想象,这时候总会有灵感的火花闪现出来,你的脑子像打开了一扇窗户。有时候自己为自己叫好,这就是劳动的成果,艰苦劳动后的灵感闪现的一种成果。我在《贾岛传》的写作中最常出现的就是这种情况。写不下去了,我会躺在床上,搜集脑中的积蓄,寻找突破的捷径,往往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第五,在梦中搜寻细节,开发第六感觉。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很多时候,我们在写作中无法解决的问题,鬼使神差的竟会在梦中出现。这就要求我们要勤思考,善于捕捉灵感,而且千万不敢偷懒。今天在座的许多人都写诗,更能体会到灵感稍纵即逝的许多遗憾和无奈。其实,我的小小说《鬼晤》就是一篇梦中之作,在写作中几乎没做过什么修改。

说了这么多,在创作中,我们还需要注意什么,究竟应该怎样使用细节呢。许多时候,可以写成万字的短篇,或者写成三万字的中篇,写着写着觉得没什么可写的,也有情节,也有细节,就是写不长。这里需要阐述的是,写作者不会把细节写细,没有把过程拉长,没有把它细化。

怎么样才能把细节写细呢?我觉得,只要把细节心灵化,赋予细节心灵化的过程。写小说的过程就是寻找自己的过程,寻找自己心灵的过程。能不能抓住自己的心,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心灵化,是衡量一个作品是不是成功的很重要的标志。我们写一篇散文、一首诗,或者一篇短篇小说,只要有真情流露,有自己的真心在里面,也等于抓住了这个世界,抓住了读者的心。我们中国就这么几千个文字,用了几千年,你用、我用、他用,大家都在用。好多人写了一辈子东西,却没有一个文字真正属于他。而有人写了一两行小诗,却能滴水藏海,感悟生命,像李白的《静夜思》,刘邦的《大风歌》,就那么一二十个字,我们一念到这,就知道哪个是李白经典,哪个是刘邦的专利,因为这些文字已经深深打上了他们的心灵烙印,已经包含了他们各自丰富的感情在里面。

细节除了心灵化,还要有现场感。我们在写细节的时候,给它一种现场感,在大量丰富细节的时候,你要给细节一种现场感,现场的感觉容易把很多东西都调动起来,比如空间利用起来,时间利用起来,感官利用起来,就容易把细节写细。有人说,写小说其实没有什么,三句话就概括了。哪三句话呢?简单交待情节,大量丰富细节,重点刻划人物。这三句话说得非常有道理。情节很简单,细节很丰富,重点刻划人物,把人物立起来。我们写小说,不仅是脑子起作用,其实,我们所有的感官包括视觉、味觉、触觉,都高度集中地参与着创作,比如写下雨,鼻子会闻到湿润的气氛,耳边会听到沙沙的声音,皮肤会感到一种凉意,把我们全部的感官调动起来,才能写细,才能感染读者。

还有一点就是把细节诗意化。把小说诗意化了,是一种最美的境界。我国是一个诗的国度,我们写小说最高的境界是达到一种诗意的境界。

这让我想起了著名作家程海先生的《热爱命运》及其他中短篇小说。程先生的作品无论情节,抑或是语言,无时补给人以施的美感,使读者读来无不生出无比的惬意和遐想。

今天跟大家聊了这么多,讲得不好,请大家批评、见谅。

最后,再次感谢这个好日子,感谢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感谢我的乡党任永红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