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尋找地址”的麥秸  

2012-04-06 21:42:55|  分类: 我的乡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尋找地址”的麥秸

——詩人陳向煒及其詩歌印象
雨曉荷

 (原载《台湾新闻报·西子湾副刊》2012年4月2日)

 
        寫下這個題目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很悲壯的感覺,說不清也道不明。我想,這或許就是天涯淪落人的惺惺相惜吧;我想,這或許是氣味相投一直在詩歌之路上堅定前行吧;我想,這或許是在生活底層苦苦掙扎卻永不言敗的堅守吧……我想,這一切或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依然能夠陽光的活著,依然用心靈的聲音譜寫打工一族的呐喊和掙扎,這已足夠。
        這是“一個沒有地址的人”。他就是我身處異鄉的兄弟,名叫陳向煒,一個筆名“麥秸”的兄弟。麥秸是紹興市作協會員,兼任越城區文學愛好者協會副會長、越城區文聯《山陰》副主編,民刊《打工詩歌》編委會編輯之一。1978年生於陝西富平,是一個不事農耕卻時刻牽掛村莊的農民工,在背井離鄉的城市裏信筆塗鴉,渴望用詩歌吟唱出美好。今年三月,麥秸邀我為他即將出版的詩集寫一篇評論,我倍感惶恐也倍感溫暖。作為打工詩歌道路上同行的兄弟,我只有盡最大努力去抵達麥秸詩歌的腹地,用心靈的共鳴寫下一些真誠的文字,權作交流吧。
        認識麥秸是汶川大地震之後的某一天,那時他在深圳短暫停留了一些日子。地點是深圳龍華一家電子廠的宿舍。那天晚上,我們就躺在一張鐵架子床上徹夜長談,談打工生活中的苦與樂,談打工者的困惑與迷茫,也談起時下的打工詩歌。我們是通過著名打工刊物《江門文藝》詩歌廣場欄目認識的。一名詩友天涯劍客後來在《兩個穿工衣的詩人》中寫道:“兩個穿工衣的詩人/一個叫陳向煒/一個叫雨曉荷……/我的朋友/我的兄弟/你們現在在哪里?/別去管生活是多麼的不如意/願我們緊握手中的劍/揮戈一擊/所向披靡……”2008年6月,我回了四川,麥秸前往紹興。
        “從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走出了村莊,走出了牽腸/不停地更換著驛馬/我像一件貨物把疲憊堆了進去/擠走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氣息/把喜悅和悲傷交給停止擺弄的鐘/慢慢咀嚼車票和行囊/我的身骨就是車票和行囊永遠追趕前方”(《一個沒有地址的人》)麥秸說他是“一個沒有地址的人”,實際上他說出的整個農民工群體的心聲。他這樣呐喊“給我一個地址,然後一個猛子紮根下去”(《給我一個地址》),這樣呐喊著的時候他就寄住在紹興“潤和社區12幢601”的地方,這一住就是五年。
         是紹興這座水托的城市讓麥秸有了紮根的土壤,還是這座有著豐厚歷史文化底蘊的水鄉讓漂泊的腳步有了靈魂的牽絆?或許兼而有之。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從烏氊帽到烏篷船,麥秸一直魂牽夢縈,這一切緣于魯迅先生。枕河人家、白牆黑瓦、古橋、鏡湖、與水相偎的道路,他所寄住的房子推門就是一汪碧波,開窗便顯半輪明月,就這樣詩意地棲居,就這樣摒棄先前的狂妄和幻想。詩集《給我一個地址》共分為三個小輯:村莊在上、給我一個地址、春天的渴望。詩集名之所以用《給我一個地址》,是因為該詩曾獲廣東省宣傳部主辦的“自強不息,打工成才”徵文比賽三等獎,其姊妹作《一個沒有地址的人》也曾被全國各大媒體引用,具有一定的社會反響和代表性。
        《給我一個地址》這首詩歌寫出了農民工群體漂在城市中那泣血的心聲和卑微的訴求。這是一群龐大的沒有根的浮萍,存在著“城市不收,村莊不留”的身份尷尬,有一種生活在低處的深切疼痛,有一種“飄飄何所似”的內心彷徨,這是城裏人無法體會的。第一小輯“村莊之上”整體上是對村莊揮之不去剪之不斷的牽掛,是對親情、鄉情的追思和回望。
“當列車穿過一座座隧洞,穿過山巒/穿過重重的包裹,在壙埌的原野裏/升騰著炊煙,羊群長在青草間/倏忽中 被車廂包裹的人們心頭一暖”(《列車穿過隧洞》)詩歌中這種一瞬間的感動實際上是蘊含在詩人心中永恆的根系,嫋嫋的炊煙和長在青草間的羊群是麥秸無法割捨的生命臍帶。
        “蟋蟀在歪歪扭扭的句子裏跳出/拉長的倒影在思念的腳步停留/我把桌上的中秋掰成兩半/一半咀嚼下嚥,一半對著故鄉呐喊”(《紙上的村莊》)有一種疼痛叫思念,有一種斷腸叫鄉愁。麥秸在異鄉身披夜色,每逢佳節卻只能“把酒邀明月,對飲成三人”。
        麥秸用樸實疼痛的表達穿透出一種莫名的顫慄和震撼,在“村莊之上”這一小輯裏每一首描寫鄉愁刻畫思念的詩歌都會給予讀者不同的生活體悟。沒有深入生活底層的人,是永遠無法感知這種心酸和無奈,更無法明白隱含在農民工骨子裏的堅韌和頑強。
        第二小輯“給我一個地址”以非常現實的筆觸提煉出農民工的生存現狀,麥秸從個體的自我觀照開始融入到群體的審視與悲憫。他說自己是“一個沒有地址的人”,他呐喊著“給我一個地址”,實際上這是農民工群體的覺醒意識和拼搏情懷。他在《我們是一群趕路的人》這首詩中寫道:“我們是一群趕路的人,和火車一起/在奔跑的時間內顛來顛去/採擷朝露,晚霞,把種子和身子裏的土/塞滿車廂,塞進去遠方的行囊”一個壯觀的場景在鐵軌上平行穿越到我們眼前,一個個對幸福生活充滿著渴望的親切眼神在車廂的每個角落裏呈現出來。
        “向遠方馳去,每到一處就要給力/把新的頁碼翻起,我們熱愛著每一處景致/是愛滋補著行走的身子,餵養著身後的孩子/一起抵達,夢想坐在陽光裏發芽”詩歌的結尾洋溢著青春的陽光和拼搏的力量,讓讀者倍感溫暖和堅強。詩人都是有著博愛情懷的,麥秸也不例外。他所寫的《礦難,是一道黑色的疤痕》《來自廢墟的報告》等則是詩人悲憫和博愛的真實體現,也是我們民族精神的個體和群體的融匯。
        無論詩人處於何種艱難的境地,他都告訴自己:好好活著!好好活著,是一個詩人對生活和生命的承諾,也是一個詩人對幸福生活憧憬而積蓄力量的源泉。這種渴望就是“春暖花開,面朝大海”。於是順著這條生活的紋路走進第三小輯“春天的渴望”。
         “在你走過的小徑/輕盈的腳步,讓春天的事物/從沉睡中爬起,呼吸/渴望拱土而出的新綠”詩歌《春天的渴望》是對溫婉愛情的渴望,也是對幸福生活的渴望,麥秸用春天的楊柳、雨絲、蓓蕾、新芽等鮮活的意象來播種一種純情的愛戀,給人唯美而婉約、清新而瑰麗的境界。
“……我坐在竹椅上,竹椅坐在老街上/老街坐在塵埃裏。已上千年的塵埃裏/夏已去,秋風漸起/九月的胳膊多了一件外衣//抽回來的手,把夜色閂在窗外/把腳步掩著,所有的事物/酒意包括眼瞼,都開始下垂/青石板的步子消失,老街開始入睡……”
        這首《秋分,在老街》的詩歌很有張力,看上去是簡單的敍事,實際上詩句裏面蘊含著水墨山水般的畫面感和禪思哲悟的詩情。麥秸在這首詩裏所運用的動詞非常生動,讓整首詩有一種鮮活靈動的意味,嫺靜幽雅的境界裏有著波瀾起伏的渴望呼之欲出。因為有了渴望,麥秸的詩歌就充滿了夢幻般的色彩;因為有了渴望,麥秸的人生就將譜寫出傳奇的故事。
寫到這裏我突然想起一句很精闢的話:一個人如果遵循他的內心而活著,要麼成為一段傳奇,要麼成為一個傻瓜。我想,麥秸會做出明智的選擇。麥秸目前已在國內外一些刊物發表詩作150多首,有部分作品獲獎,也曾被多家媒體報導,2011年被評選為“首屆十佳新紹興人”稱號。
        這些成績都緣于麥秸對文學的執著和勤奮,都源於麥秸對生活的熱愛和抗爭。我想,這些過去式的成功中蘊藏的瑕疵和艱辛甚至於浮躁和失落,我們都要淡定的面對並冷靜的反省,最重要的還要在把握現在的基礎上著眼未來。我想,除了詩歌以外,我和麥秸兄弟更應該讓生活穩定下來,讓愛情和婚姻紮下根,讓靈魂和詩歌有一個安身。
        【作者簡介】雨曉荷,本名李兵,出生於中國檸檬之都、中國浮雕之都——四川安岳,中共黨員,70後文學愛好者,青年詞作家。系某單位宣傳部幹事兼內刊編輯,重慶理工大學文學藝術研究所《新詩》“星星點燈”欄目組稿編輯,已公開出版詩集《和一盞燈同居》。作品在國內外刊物發表、獲獎並入選鄉土教材和多種權威選本。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