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写作训练教程第一讲(博文转载)  

2012-05-28 22:18:53|  分类: 网友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讲  善于选择故事

【范文】齐贤斋

顺庆城里人称“第一笔”的书法家刘旭烈午休起床,一边品茶,一边将案头的六尺玉版宣纸用镇纸石压住,然后提起大笔在砚池中滚了两滚,问侍儿道:“那个给了二百两银子的主家,要写的是哪三个字?”

侍儿取来便笺,道:“在这上面写着呢。”

刘旭烈展开便笺,三行字倏然映入眼底:

恭请尊师为寒舍书匾额“齐贤斋”三字

顺赠润资白银二百两祈请笑纳

齐贤斋主人顿首

便笺上的三个字不大,刘旭烈却吃惊不小,以致于提在手中的抓笔蓦地滑手,墨汁溅到宣纸上,他都不知道。他着实被这三行字镇住了!他刘旭烈自幼学书,穿砚数十方,秃笔数百支,虽未及而立之年,已在方圆几百里享有盛誉。顺城、合川诸州府,至少有一半的商号、馆斋是写有“刘旭烈题”的牌匾。但是此时面对的这三行字,他心在跳,手在颤。他明白,即使自己再苦练十载,也未必能写出这么好的字来。这三行字,行笔迅疾,不事雕琢,豪放遒劲,疏密有致,——似是信手挥就,俨然出神入化,笔势、体势、气韵、章法都是他望尘莫及的。

这位齐贤斋主人,字写得这么好,为何不为世人所知呢?为何还要找我写馆斋名?在这位书艺一流的大师面前,我刘旭烈还有什么资格提笔!他当即将便笺挂在壁上,从各个角度仔细观赏,反复玩味,近看了又远看,远看了又近看,入夜又秉烛再看。翌日晨,他小心翼翼将便笺取下,藏诸袖内,唯恐不翼而飞。

洗漱时,侍儿见宣纸还未写字,便提醒道:“来取这字的佣人,正候在门外呢!”

“来的正好。你速去备车,我要随这来取字的佣人赶去,见那位齐贤斋主人。”

马车走了大半天,才到主人家门前。原来这齐贤斋远在城郊搽耳山北麓。女主人听了佣人回报,得知城里的刘先生不敢班门弄斧,没有题写“齐贤斋”三个字,又专程登门将白银如数退还的消息,便立即吩咐家人赶紧准备迎风酒宴。接着,亲自来到大门口,将刘先生应进上堂。宾主刚刚落座,老夫人就急不可待地唤女儿雯姑出来拜师。雯姑跪拜施礼时,老夫人道:“恳请先生收下我女为徒,教她研习书艺。”

刘旭烈诧异莫名道:“使不得呀老夫人,此举在下委实不敢当。我今日登门造访,原本为了拜见书写这便笺的主人的,当徒弟的应该是我呢!姑娘请起。”

老夫人说:“刘先生请勿推让。至于为何拜你为师,个中情由,容我慢慢道来。”

原来,写这便笺的是雯姑的父亲,当今著名书法家、原翰林院编修戴名世。雯姑自幼聪颖好学,三岁执笔,从父习字,长进神速。康熙五十五年,雯姑七岁时,戴公因《南山集》案,陷入冤狱。戴公自知将不久人世,恐雯姑书艺半途而废,遂于探监时写下便笺,要妻子用巨额润资,为雯姑寻觅一高手为师。迄今,戴家妻女已九易其地,付出润资白银千余两,得到的只是九张斗方大字“齐贤斋”。那么,这九位书法家为何没一人可为雯姑之师呢?因为戴公在遗言中曾说,倘有因睹吾书之笺而不敢妄写齐贤斋者,乃雯儿之师也。

刘旭烈听罢,言道:“戴公不仅学识渊博,而且深谋远虑,高瞻远瞩,在下钦佩之至。今先请尊夫人准许我在灵位前,叩拜戴公为师吧!”戴府上下,因此皆大欢喜。

刘旭烈在戴府书房上第一堂课时,问雯姑道:“家父当年如何执教?”

雯姑递过一本戴名世逐句诠注过的卫夫人《笔阵图》,道:“家父生前对当今上行下效的趋势媚俗的馆阁体十分厌恶,要我以此书之意研习书艺。”

刘旭烈指着书案上一打捆写过的宣纸,问道:“这是你习字写下的?”

雯姑答:“正是。《南山集》案发时抄家,不曾留下家父的片纸寸墨。我无师执教,只好以家父留下的这张便笺为帖,练习至今。写的不好,请老师批改、匡正!”

虽然这都是写着同样三行字的便笺,刘旭烈还是一张一张仔细翻看,过目千余张而兴致丝毫不减。在他眼里,这一张更比一张写的好,每张上的字迹都酷似藏在他袖筒中的那一张。

这个疑问不是在得到解答之后,就能够完结的。因为这,顺庆城里的“第一笔”失踪了。

十五年之后,刘旭烈才偕夫人回到顺庆城里定居。其时,这夫妻俩的书艺都达到了炉火纯青地步,分不清谁的本领高、谁的本领低,更说不清谁是老师、谁是徒弟。人们只好合称他们夫妻俩为“雌雄双笔”。

刘氏夫妇回到顺庆城的头一件事,就是将刘氏年轻时写过的匾额碑文一一重写,并自己出资,以旧换新,且一律不再落款题名。

因此,顺庆、合川等地再也找不到一处刘氏夫妇的字迹。

因此,当地的人见了写得好而又无款无名的匾额碑文,都说是“雌雄双笔”写下的。

(作者/喊雷)

 

小说是什么?《汉书·艺文志》说它“街谈巷议,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孔子视小说为“小道”,君子不为,却也肯定小说“必有可观者焉”。中国古典小说,起源于先秦的神话、传说、寓言,后来发展为志怪、传奇,到了宋代出现平话,才以小说作为故事性文体的专称。西方作家称小说为叙事艺术,英国的伊·鲍温说小说是一篇臆造的故事。故事尽管是臆造的,却能使人感到真实可信,真实于读者所了解的生活,真实于读者感到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从志怪传奇发展到平民生活,从单纯的叙事发展到复杂的艺术描绘,小说的内涵变化很大。但是,无论怎样变化,总离不了故事这个主要因素。小说家的技巧首先在于会说故事,。许多成功的作家,总是凭借着故事的优势开始写作小说,走上文坛的。初学写作的文学青年,也最容易以奇特的故事敲开小说大门。

那么,怎样才算是一篇好的故事呢?首先是它能否引起读者的广泛兴趣,让人喜欢,一口气读下去。我们列举的《齐贤斋》就具有这种魅力。故事神奇,顺庆城人称“第一笔”的书法家刘旭烈,为一便笺震惊,不敢班门弄斧,只见艺术殿堂天外有天。作为书法艺术的不懈探索者,刘旭烈见贤思齐,亲躬拜访,大师自然蒙上一层神秘色彩。有趣的是拜师竟引来一段秦晋之好。若是以此结束,还不见故事的九曲之妙,。作者又令刘旭烈携妻遁迹,十五年后复出顺庆,再现艺术手笔。小说不足两千字,故事曲折引人,有极强的可读性。

其次,好的故事必须有深刻的寓意,即常说的弦外之音。刘旭烈面对的匾额是“齐贤斋”三个字,小说自始至终也没有回答谁是“贤者”的问题,萦绕全篇的是一个“齐”的艺术过程,具有诗的意趣。假若小说讲述的只是一个拜师过程,或者文人缔结良缘的传奇故事,其引人入胜之外便没有令人神往的艺术境界了。现在的格局技高一筹,通过主人公的行为事件叙述,道出的是人生哲理,故事的意义就深刻多了。

第三,好的故事要能够事中见人。好的小说总能给读者留下一个或几个感人的人物形象。《齐贤斋》的主人公是以书法家的面目出现的,以“贤者”的形象而告终。读者敬佩他的不只是他那高超的书法艺术,主要的是其高尚的道德情操。正是他那识贤、思贤、齐贤的宝贵品格,赢得了名师才女的芳心;正是他那爱艺、敬艺的纯粹追求精神,完成了从世俗到贤达的人格升华。他那不具名的替额,在艺术的天枰上,在读者的心目中,其重量远远超出先前“第一笔”的标识。使我们读来,感到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第四,好的故事要能够引起丰富的联想。阅读小说比听故事高出一个品位,在于读者较强的参与意识。故事的接受者要满足的是好奇心,希望知晓事件的结果;小说读者需要感知故事情节创造的艺术氛围,体味作品描绘的艺术生活,在阅读过程中,价值期待时时伴随,分析惯性处处闪见。不论你的故事直接来源于生活真实,还是作者依据生活体验虚构而成,都要接受读者的“可信”检验。丰富的主题思想要通过具有丰富的包孕性的艺术形象来表现。《齐贤斋》的故事真实出处并不重要,细心的读者完全有理由去推断,它是作者精心编造出来的故事。但是他编得合情合理,讲得有滋有味,体现出来的情真意切,切合读者的美好人生追求。作者选择它、运用它,在于它有具有巨大的运载能力,能够充分负载作者对人生的真理体验。我们常说某个事件可以成为创作素材,就因为作者认为这个事件有挖头,也就是说它能够使作者展开广阔的联想。经由作者的丰富联想,生活的故事就转化为艺术情节了。艺术情节组织在作品之中,就成为维系主人公命运的有机环节,成为激发读者遐想的媒体。小说是情感交流的艺术,读者在阅读中与作者达到共识,或者凭借自己的独特感受获得新的评价,不能不依赖艺术情节的张力。

无论是从小说的本源考察,还是从现实创作实际出发,可以说没有故事就没有小说。小说写作是经营故事的职能,发现故事、选择故事、完善故事、虚构故事、独具匠心地叙述故事。反映生活断面、表现一种情趣,需要精致的简短故事;反映广阔的社会生活,表现一个民族、一个历史时期的风貌,需要结构复杂的多维故事。也许有的朋友会举出当今常见的实验小说,已经被公认为无故事、无人物、无情节一类作品。这是因为,这些小说的故事处理与人们熟悉的平面不同,它们不诉诸故事情节而引人入胜。小说的发展,越来越使读者不满足于故事外形的表现手法,以时间发展为序、以矛盾冲突推进故事等等,而追求心理的、情绪的或内在的事物艺术描绘。但是,这决不等于小说家无故事可讲,恰恰相反,这种不讲故事的结构形态,依赖作者对众多的鲜为人知、复杂关系的故事的深刻理解和全面把握。因此,小说家可以在具体的作品中不讲故事,每一篇作品的写作都不能离开动人的人间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