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雅友白雪  

2013-11-23 23:23:36|  分类: 散文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友白雪

 

雅友一词,算我的原创,它最初出现在我在韩城的一次聚会上,是我赠给网友白雪的。第二次也是在朋友聚会上。白雪是我在网上认识的喜欢舞文弄墨的草根一族,而这次相聚,依然是一帮还在文学边沿跌打滚爬的男人和女人。我以为,所谓雅友,就是在心灵或精神上相互深交的高尚而正直的人。我今天旧词重提,是对各位朋友能聚一堂由衷的敬赠。

我和白雪见过一面,可我们却始终将对方当做朋友。我想给她写点文字,谁知她捷足先登,抢去了我的灵感,羞得我迟迟不敢下笔了。可一说到白雪,我还是对她心存感激,有许多话在口里打着转转儿,不吐都不行了

白雪是我的网友,却不常聊天。或许是机缘巧合吧,我们在网易博客无意相识,就像街头偶遇某个陌生人一样。当时,我偶然浏览她的文章,被她优美绝妙的文字深深吸引,刚想给她发个纸条,才知道要发纸条必须先加为好友的正想向她发出邀请,谁知她那边的好友邀请先到了。我当时吃惊万分,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冥冥之中神灵相助。自然,我们没费吹灰之力就成了朋友。相互间发发纸条,评论文章,其乐融融难以形容。当时,我觉着自己生活在乡下,白雪却在另一座城市里吃着皇粮,而且又是女流,虽然文缘相投,可我对她常常敬而远之,只求彼此留得一份遐想就是最大的奢望了。如此两年多,除了网上留言评论,我们从没电话联系过。

那年,应该是2009年,快过国庆节了,妻子要到白雪所在的城市参加成人自考。她没去过那边,我也没去过,本想两人同去,家里的十几亩玉米熟了收秋种麦子最我来说,更比妻子考试重要。实在没了办法。我无意中想到了白雪,她不是在那座城市的吗?突然想求助一个不知长相、不知年龄、不知工作单位的女士,这合适吗?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她博客上留了言,并说了我的电话。第二天早晨,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们第一次通话,聊了许多客气,句句都是那样的坦诚和实在,千言万语一句话,能为我帮忙是最让高兴的事情。接连几天,妻子在她那边考试,白雪精心地安排住宿、吃饭。妻子和我的网友见了面,还是个女的,我却不知她长得光脸还是麻子。晚上,我给妻子打电话询问情况,只说她要数落我交了一个美女网友。谁知她直说白雪真是个好人,在电话那头先将白雪从头至尾夸了个遍。

文友方寸之间也是白雪那座城市的,可我并未在他面前提过白雪。方寸之间其实是我的乡党,只是在那边工作而已。他说我的文字吸引了他,邀我到他们那儿给文学会员做文学讲座。我何德何能,哪能堪此重任,可是一想到他的热情,还是欣然而往了。

当然,这其中还有另一原因,网友白雪也在那座城市。转眼两三年过去了,虽然我们依然在网上浏览着对方的帖子,可当初感激白雪的话说了一阵也好像渐渐似的。参会间隙,我特意向方寸之间说了我的想法,他看着我嘿嘿只是笑,笑得莫名其妙,只觉自己成了摸不着头脑的丈二和尚。末了他仿佛在拷问我,“你咋认识她?她可是我们这里的美女,既是白衣天使,又是一笔独秀。”随即,他拨通了白雪的电话。哦,原来方寸之间和白雪是熟人。

活动结束的宴会上,许多在座的对我和白雪的关系弄不明白,眼睛里藏匿不住各自的好奇。我本想向大家解释,白雪快人快语,笑着向同桌介绍了和我相识的经过。她一再强调,我们虽然很熟,可今天和大家一样,是第一次见面的。方寸之间说,这才是真正的网友。我笑,“我们不仅是网友,更是雅友……”白雪听了,也笑着附和说,“看来我的邀请没让大家失望,也让在座各位受益匪浅了!”

我一惊,咋又成她的邀请了?方寸之间这时才笑呵呵过来,揭开了其中的谜。原来,方寸之间对我的关注,还是从白雪开始的。白雪向他介绍了我这个乡党,我们相互也成了文友。这次做文学讲座,其实他俩事先已经商量过,只是,白雪没有条件定时间,方寸之间怕我不给他面子,两人稍以合众,我就乖乖成了俘虏,来和他们的文友谈文学,交朋友。难怪,我向方寸之间提出想见见白雪,他对我投来的眼神和笑是那么怪异而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其中竟有着对我的隐瞒和考验啊!

后来,白雪写了一篇关于雅友的文章,写得很好,关于雅友,白雪解释:“雅友!锦屏对朋友有了一个新的解读,不需要见面,不需要多说,不需要客套,不需要貌似的那种热情,真诚相待,铭记于心。”

我不敢和白雪的文字雷同,甚至要将它搁浅。今天,我借这个机会,起这段旧事,将它变成文字,也顺便将我的这个朋友介绍阅读我文字的所有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