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蟒事(一)  

2013-11-05 09:21:0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蟒事(一)
    胜娃子还不到三十,就已是整个银桥路政工程公司的技术骨干,当然,说他是骨干,并不是因为他是什么经理,而是说他操作挖掘机技术精湛,才赢得整个公司的赞誉。
    的确,胜娃子是上开挖掘机的好手,上至经理,下到每位工友,见面都喊他师傅。胜娃子起初不适应,觉得自己太年轻,让人这么叫着心里觉着烧焦。后来,叫的人多了,也就渐渐习惯了。
    胜娃子在银桥公司已干了七八年,从一个十八九的毛头小伙子干成了家里有房子、炕上有媳妇的男人了。工作虽然辛苦,可钱没少挣,名声也蛮好。
    胜娃子在外打工,半年回不来一次家,准确的算,一年就回三趟家,收麦种麦和过年,连皮带毛在家里待不上一月。人正年轻,白天忙碌不觉得,到了晚上,尤其和工友们睡在宿舍,闲着没事,三言两语就扯到了女人,说起许多的酸笑话。每次听到那些,胜娃子心里不由就猫抓一样,口里也干得像吃了鸡毛,甚至下身的玩意儿还蠢蠢欲动。这种时候,他就会想到远在杏树岭的媳妇柳月。
    胜娃子的媳妇柳月,中等个儿,长得并不脱俏,只是人长得白净,一白遮百丑,才赢得村里人的啧啧称赞。当然,她还有个优点,用村里人的话说,虽算不上人来疯,却是典型的胡拉海,待人热情,没有架子,见了人更不会扭扭捏捏,生人熟人都应付得了,在村里蛮有乡情。
这不,稍一走神,胜娃子又想起临走那晚的情景来。
    小俩口卿卿我我缠缠绵绵了好些时日,刚过完年,又要分手,他们谁也舍不得谁,虽然柳月已经三个多月,开始显怀了,可整个晚上,她都不甘心,想尽一切伎俩让胜娃子折腾着自己,一会他抱她,一会她抱他,仰着、侧身、趴下,谁也不甘示弱,也不知上上下下折腾了几回,天麻忽忽亮了,人乏得没了样子,柳月终于将胜娃子吸了个怂干眼净。
    一晚上想着柳月,人家都睡了,胜娃子的一双眼睛还灯笼似的照着宿舍的屋顶。天亮了,工友们精神抖擞,精气神十足,他却肿着一双红红的眼睛,没精打采地洗漱。他在大灶上吃过早饭,也就是一份凉拌洋芋丝,三个四两杠子馍,一碗大米稀饭,洗涮了碗筷,一抹嘴,吊了一支蓝白沙香烟,立即精神了许多,哼着小曲进了工地。
    他们正给锦屏县修一条通向省城的一级公路。公路要横穿浮山原,过去的道路窄,只有两个车道,现在一下子要扩成对向六车道,得二三十米宽,就要将两边的土崖挖掉。
    胜娃子钻进一辆黄色的挖掘机,一扭钥匙,脚踩油门,挖掘机烟筒(排气管)冒起一股未烧尽的浓黑的烟柱。在挖掘机隆隆隆的吼叫声中,他一天的工作就这么开始了。
    不知不觉,眼见快吃午饭了,胜娃子一想到吃饭,就又想起柳月做的蘸水面来。突然,他隐隐听到婴儿的哭声,随之哭声渐增,也变慢了调儿,成了一个老者哀哀的呻吟声。
    他还没明白咋回事,周围人却急了,打着手势让他干快停车。机械并无故障啊?他看着大伙一副副紧张得没了血色的表情,不知出了啥事。他熄了挖掘机的火,站起身探出头去,不由打了个寒颤,迷惑的脸色顷刻变得灰白。眼前恐怖的一幕吓得他赶紧缩回了驾驶室。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