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儒林外史》里的长安话  

2013-02-21 21:31:04|  分类: 网友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儒林外史》里的长安话


《儒林外史》是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品。书中的语言也常为历来批评家所叹赏,并称道不绝。它的语言口语化,使用的差不多都是乡间俚语,为了特定人物需要,夹杂一些文言古语,但并未改变其基调。它的人物性格化,通过对话表现人物自己的性格特点。也就是说用形象化的语言进行生动的描述,像水晶一样通体透彻,精确明朗。通过查证,书里所使用的词语基本都涵盖在中国汉语的词字典里,成为引用的佐证。作者吴敬梓是安徽全椒人,地处南京合肥之间,其语言与长安有一定的差异,但汉语的词语是一致的,通用的。笔者大概翻了翻,里面还有一些在民间,尤其是在古都长安使用的范例,仅作些说明。例如:

罢了:一般解释为算了,一般,或作句尾助词当“而已”用。其实古代“罢了”还有两个意思,一是指很好。在关中有人听到说谁家的媳妇对公婆不好,知情人反驳说:“谁说不好?人家罢了!”指很好的,也说“罢了罢了”,就是挺好挺好。问“孩子学习好不好?” 若是邻居说“娃学习罢了”,指满可以,挺好的。若是孩子父母说“罢了”,就是谦虚地说差不多、过得去。《儒林外史》:“卜老爹道:‘你老人家而今也罢了,生意这几年也还兴,你令孙长成人了,着实伶俐得去……’”这里就说很不错。《红楼梦》二十九回:“张道士:‘前日我在哥儿处看见哥儿写的字,作的诗,都好的了不得。怎么老爷还抱怨说哥儿不大喜欢念书呢?依小道看来,也就罢了。’”也是说汉不错。二是指的一般,《红楼梦》七十五回里:“贾母:‘你昨日送来的月饼好。西瓜看着好,打开却也罢了。’”指的一般,长安话里,有人说那个女孩长得非常漂亮。真正见过的人会说:“罢了罢了。”意思是很一般。

毕了:完了,结束了。凡是说“完了”的地方都可说成 “毕了”。如饭吃毕了,活干毕了,字写毕了等。如果说:“这下糟糕了,完了。”也可以说成“这下毕了毕了”。彻底不行了,没救了,说“毕失干儿了”。某老人病入膏肓,已经没救了,邻里说“老汉毕了”。《儒林外史》第三十回,杜少卿把钱花完了,表示没钱付茶钱时,韦四太爷大笑道:“好!好!今日大佬官毕了!”这里指的没钱了,没戏了。

毕了,还有一个读音“毕了liào”,意思是最后、结果。如:“开始他硬是不去,指导员作了一番工作后,毕了还是他去了。”再如:“孩子高考第二年,工夫下得倒不少,毕了还是没考上。”


不争:不缺,不欠、不少、不差、不该。长安人把还差一点叫“争些儿”。欠别人的叫“该人家的”或“争人家的”。争的读音在长安和南方均为zěnɡ。《儒林外史》里多次用“争”、“争些”表示缺少。第二十一回:“你我爱亲做亲,我不争你的财礼,你不争我的妆奁,只要做几件布草衣服。”就是不欠的意思。

归不出:长安人把算总账叫“归”,“把今年的帐归一归”,就是结算。珠算就有“九九归一”,后来的归纳、归结、归拢、归整、归总等都属于整合、总结、分类的意思。如村长抱怨会计说:“这一点账你归了几天都归不出来!”就是算。《儒林外史》第二十一回:“总归不出个清账。”

只当:仅此只当作。关中老人对儿子常吊在嘴上的一句话:“往后屋里的事你就做主,只当没有我。”生气了抱怨子女不孝顺,会说:“就只当我没生你这儿!”《儒林外史》第二十一回:“我也老了,累不起了,只好坐在店里帮你照顾,你只当寻个老伙计罢了。”

不招应:不理睬,不回应。关中人把不理谁叫不招谁。招与理近义。不喜欢谁了就说“不招识”,“不理识”,“不招理”,“不招应”。张三叫李四,喊了半天李四不张声,张三质问道:“我叫你半天,为啥不招应?”《儒林外史》第二十七回:“照在隔壁鲍老太家,鲍老太不招应。”

想头:值得思想的必要,比喻有考虑的兴趣。这里指欲望。如儿子在外地不回家,惹妈妈生气。邻里问妈妈愁眉不展是否想儿子了?答“没想头”!没有这个欲望了。也指值得向往的事,如往后有什么宏伟的打算,答的人说:“凭咱这个家底,还没那个想头。”这里的“头”,指理由,原由,如记者采访的“由头”一样,关中把骂人叫“讦人”,讦人理由就叫“讦头”。讹人就是抓对方的短处,叫拿“讹头”。《儒林外史》地十九回:“二相公,你在客边要做些有想头的事。”这里的想头是赚钱的欲望。泛指有利益、有意义和值得做的事。《红楼梦》第一百一十一回:“岂知探了几天的信,一些也没有想头。”这里指的是想从中捞一把,尚未得逞。《红楼梦》第二十八回:“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

一头:一回,一次,一顿,一下。关中人说:“今天我把某某讦了一头子。” 骂了一顿或一回。或说“我被人说了一头子”,都指一次。《儒林外史》第十八回:“先年冢宰公区禁止后,他关着门总不见一个人,动不动就被人骗一头。”

宽展:宽敞、宽裕、宽松、宽阔。宽,本来指的大;展,本意是平坦。用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说法。如房子住得宽展指的宽敞;手头不宽展是不宽裕;心情不宽展,说心里不宽松;地方不宽展指的是环境不宽阔。关中各地不少的小男孩名字叫宽展,用来寄托家庭的冀望。《儒林外史》第十四回:“马二先生走了进去,一个大宽展的院落。”

耍货:玩具。耍,即玩,货,即物,就是玩物。关中类似的叫法很多,如银子制作的东西叫“银货”,吃的东西较“吃货”,各类的杂物叫“万货”,今天叫“百货”或“杂货”,愚笨的人叫“蠢货”,土产叫“山货”等。往往把给小孩的玩具叫“耍货子”。《儒林外史》第十四回:“拿房子,有卖酒的,也有卖耍货的。”

尽兴:无拘无束。一般关中人逢年过节,婚嫁福寿、生娃满月等高兴的场合,主人摆出席面,答谢贺客,少不了大声说道:“家常便饭不成敬意,乡亲海涵,尽兴咥美。”《儒林外史》第十四回:“马二先生大喜,买了几十文饼盒牛肉,就在茶桌子上尽兴吃。”

尽性:和上面的尽兴不同,这是指怂恿孩子任性的脾气,即娇生惯养,属不正常的管教方法。今天社会独生子女多,很多人把孩子当作小皇帝伺候,要啥给啥,就叫“尽性着惯”,容易使孩子从小养成偏执的性格,不可取。

甚不好:不是太好。这是关中话常用词。如某人买了新东西,别人问好用吧,说:“甚不好用。”即能用,但不是很好用。吃药后医生问有好转吗,病人答“甚不顶事”,就是作用不大。问孩子学习情况,家长说“甚不好”,即不咋样。《儒林外史》第十四回:“又有一座石桥,甚不好走。”也叫“不甚”,如二十一回的“琉璃灯不甚亮”,“文理深奥,他不甚懂”等,字颠倒而意同。

:音wā,长安读音wǎ。同搲,抓住,捉住东西,仅仅指抓住。例如坐公交车,提醒人把保护杆“挝牢”,以防刹车时摔倒。骑摩托后面带小孩儿,再三提醒孩子:“把大人的衣服挝住、挝牢,嫑松手。”关中人常把“挝”和“抓”两个近义字一起用,叫“挝抓”,一个人在别人宿舍这里摸摸,那里拉拉,转来转去,企图获得什么。主人问他:“你在我这挝抓啥哩?”就是想要什么。或者说“你在这踅摸啥呢”,踅摸是转,挝抓是动,目的是一样的。《儒林外史》第十六回:“挝着这一件,掉了那一件。”基本上该书中很多地方用的“挝”都指抓。《金瓶梅》里也用此字:“武松将半截棒跌在一旁边,乘势向前,两只手挝在大虫的顶花皮,使力只一按。”这些地方如果读成“窝”就不通了。

坐坐:在关中当客套话“聚一聚”讲。如邀请朋友到家里来,就说:“有工夫来咱哥儿俩坐坐”。矛盾解决了,调解人对双方说:“好了,我还有一瓶老西凤酒,赶明儿炒俩菜,你们都来,咱一搭儿坐坐,这事儿就算毕了。”指圆满结束。《儒林外史》第十八回:“午间友备四样菜,请先生坐坐。”

:鲜见,稀罕,很少。引申为特别。《儒林外史》:第十一回:“才开了门,只见一个稀醉的醉汉闯将进来。”就是特别醉的人。关中常用稀表示非常。如一个家长说自己的孩子老写不好字,了解的人说:“啊答邪(哪的话),娃写的稀好。”特别好,非常不错。有人说看到某媳妇的活做得很好,见人就夸说:“娃的针线活儿做得稀好”。看到自己病后刚恢复的二字饭吃得很香,高兴地说:“我娃吃的稀美!”

行礼:按规定的节气、时间和传统的习俗给对方送去礼物,叫行礼。如:“今天表弟的女子出门(嫁人),你给行礼去。”一般的送礼不叫行礼。只限于婚丧嫁娶,生儿育女,逢年过节等必然要光明正大送地礼行,叫“行礼”。不同于“行贿”,后者是有求于对方办事的或者是暗地送礼。《儒林外史》第五回:“都是我这里来备齐,请老舅来行礼。”

白布孝箍:指的是女孝子头顶罩的白纱用白布条从耳上,到额上箍一圈,在后脑扎个结,像个帽子样,叫“孝箍”。男孝子则用白布或白纱布条从前额到后脑打结,吊在背后,叫“吊孝”,人埋后收起缠在头上,叫“收(守)孝”。《儒林外史》第五回:“妹子替姐姐只带(戴)一年孝,穿细布孝衫,用白布孝箍。”该回中还提到“送孝布”,即给来“吊孝”的人发送的孝物,长条白布,磕头时给绑在头上。“孝衫”,即男女孝子的上衣,女性还有“孝裙”,男性穿“孝裤”,鞋用白布裹上面,叫“鞔鞋”,都是不带丧事礼仪。随着社会的进步,提倡火化,风俗简便多了。

:同仿,本指仿效。过去学生写字,都有范本,或照着抄写老师写的文字,久而久之,学生仿照写的作业就称作“倣”。关中小孩以前用“影格”拓写的大字本,就叫“大字倣”。如家长催促孩子“快去把大字倣写了”。老师催促学生“快把大字倣交了”。倣就成了作业的代名词。《儒林外史》第二回:“一个小学生送倣来批,周进叫他搁着。”就是交作业本来。

狎玩:狎,xiá,古读音hǎ(哈),《说文》:“狎,犬可习也。”就是说它指狗的两个习性:一是效仿,狗过分亲近、讨好主人,叫“狎巴”,今写作“哈巴”;二是无耻,狗光天化日下交媾不避人,不知羞,称“狎邪”。后来把“狎”读音固定到狭xiá(狭)音以后,人们就用“哈”来填充语言里的缺失,造成辞不达意。关中人说的“狎(哈,下同)邪小人”,“狎倯”,“狎胚子”,“狎货”都指很坏。今天流行语说的“狎星族”、“狎韩”、“狎日”等就指的效仿,亲近,但写成一个跟它无关的字“哈”,丧失它的本意。古代汉语里很多声母是jqx的字,古代音读作ɡ、k、h,例子很多,在此不一列举,这样就造成一些字音的变异。《儒林外史》第四十一回:“今见二位先生,既无狎玩我的意思,又无疑猜我的心肠。”这里的狎玩就指使坏,心怀鬼胎。

寻钱:想方设法找点钱来。寻,古音和长安话读音“欣”。“寻找”二字同义,即索要、借债、讨要、挣钱都称之为寻钱。在关中,不只是寻钱,没粮了寻些粮,没烧的寻些炭,都是同样的办法。“我去寻些钱给娃交学费。”就是借点钱。“干脆我到外地下苦(打工)寻些钱回来。”《儒林外史》第三十七回:“奴才看那衙门清淡,没有钱寻,前日就辞了要去。”挣不到钱而辞职不干了。

几时:长安读音jì sǐ。什么时候。这是关中常说的口头语。因为关中人不说“什么”,多说“几”、“咋”、“啥”、“多会儿”。“多会儿”在《红楼梦》、《水浒传》里说成“多早晚”,义同。如“几时回家”?“几时上课”?“几时发工资”?“几时盖房”等问句,还有反问句“我几时说这话来”?“我几时叫你去的”?“他几时说过我的坏话”?听到有人说地震,惊慌地问“几时”?生活难熬说“几时是个头”?《儒林外传》第三十三回:“杜少卿道:‘这是韦四太爷的诗,他几时在这里的?’”即什么时间到这里来了。

:即纠缠,干扰得不可开交。缠本指丝麻纠结缠绕,难解开。用来比喻死赖硬磨的人,难对付。说小孩“缠人”,“小伙子缠着征兵的团长,非当兵不可。”《儒林外史》第三十八回:“三番五次,缠的老和尚急了。”第二十四回:“缠的向知县急了。”

拿不稳:没把握,说不定。这是长安人的口头语。么事情把握不大或心里没底的时候往往说“这事情我还拿不稳,要再琢磨琢磨”。或说“吃不准”,需要进一步探讨就说:“要还吃摩吃摩。”拿,作掂量讲;吃,当品味讲,比喻生活中的不确定因素,只有拿牢、吃准才可以肯定。《儒林外史》第三十九回:“你速去求他,却也还拿不稳。”

不得:现代词字典一般解释用在动词后面,如“动不得”、“要不得”、“使不得”等,同样的意思,古代、长安话里常常用在动词的前头,如“不得去”、“不得动”、“不得窍”等,骂人说“不得活了”,办事说“不得成了”,腿疼说“不得走了”,病危说“不得行了”,危险说“不得了liáo了”等。《儒林外史》第四十回:“流落这五六年,不得回去。”

不来:没理解到意思叫“听不来”;顾不过来叫“顾不来”;吃不出味叫“吃不来”,看不出来叫“看不来”,掂掂轻重说“掂不来”。如问“今儿的饺子啥肉馅”?答“吃不来”,没吃出来。问:“今日紧急会议你估计有啥新消息?”?答:“估计不来。”就是不清楚。《儒林外史》第四十回:“只得先生一位,教不来。”就是顾不过来。

苫子:覆盖屋顶、温室、农作物的草帘子、草垫子。苫,遮盖,把货物用布苫住,以防落灰尘。苫子,一般是稻草或麦秆作原料,用麻绳编制而成,这种东西大概从原始社会到今天保持原样,没有因为科学的发展改变它的制作和用途。今天农村的菜棚、半地下室的菜窖,冬季防寒、防冻、保温还用它,晚上拉下来遮盖,中午卷上去透光。铺在地上、床上当垫子可以躺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部队用其代褥子用。《儒林外史》第一回:“三年苫块。”就是说儿子在服丧的三年期间,睡在苫子上,枕在土块上。

坛场:原本指的宗教活动场地、规模、设置和规格,后成为这种活动的代名词。如摆坛场、做坛场。《史记》:“师古曰:‘积土为坛,平地为场’。”《汉书·高帝纪上》:“于是汉王斋戒设坛场,拜韩信为大将军。”就是在平地上搭起一个高台。后被民间引申为活动的规模和场面。如关中民间平时说谁家“娶个媳妇就那么大的坛场”。是说场面不小。某人经商,搞了几个分店、分厂,人们便说:“他的坛场大的很。”很少用“排场”,1915年出版的《词源》里找不到“排场”,是个现代变异词。古时用它指数落、责难人。如《红楼梦》第二十回:“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也指身份,关汉卿《谢天香》:“量妾身则是个妓女排场,相公是当代名儒。”《儒林外史》第四回:“次日方带领僧众来铺结坛场,挂佛像,两边十殿阎君。”

公中:关中、北京等北方称之为“官中”,意思同,指集体,大家。长安人说的“那片树林是官中的”。就指集体的、村子的或政府的。《儒林外史》第三十二回:“如今来求少爷向本家老爷说声,公中弄出些银子来,把这房收拾收拾,赏小的住。”就是乞求让大家或公祠堂出钱修房。《红楼梦》里前八十回里多用“官中”以外,如贾母说王熙凤:“你拿着官中的钱,自己做人。”是指家族共有的。后四十回多用“公中”,意思同。

写房:指租赁。因为租赁是要写契约、协议,所以租房也叫“写房”。关中人说“我在学校跟前(附近)写了一间房,好照顾孩子。”问把房租了没有说“写了没有”。南方把租船也叫“写船”。《儒林外史》第六回:“叫来福同四斗子去写了两只高要船。”

:刺;戳。关中人把杀猪时捅脖子用的尖刀叫“攮子”,把随身带的匕首也叫“攮子”。用刺刀捅到敌人的肚子里,叫“攮进去”。《儒林外史》第六回有一条歇后语:“半夜里不见了鎗头子——攮到贼肚里。”

毛了:恐慌;激怒了。如:“你可不要把我逗毛了!”指激怒了,气急了。“这里没有路,乱葬坟里不时传来沙沙的响声,四周黑黝黝的,一个人也看不到,他毛了。”这里指得害怕了,惶恐了。《儒林外史》五十一回:“凤四老爷只是笑,并无一句口供,祁太爷毛了,只得退了堂。”

滴水:关中读音“跌水”,指房顶上的水从瓦槽流下来,垂直到地面的空间。过去盖瓦房都不可忽视把“滴水”留下(位置),不然水滴到廊檐会进到房子里,水滴到墙面上破坏墙皮。所以说滴水很重要,设计时必须要考虑到。《儒林外史》第四十九回:“高翰林拱手立在廰前滴水下。”

:欠。关中有人向别人要点东西,对方不想给就说:“我该你的?”这里指“欠你的”。给人还债时说:“我把该你那五百元钱还给你,再也不该你的了。”《红楼梦》里也有把该人的,人该我的,都算一算。《儒林外史》第五十二回:“他该我几两银子,我要向他取讨。”第五十四回:“放屁!你是该人家的钱,怎是我用你的?”

打拳:练武、习武的总称。在关中泛指会武术、有功夫。说某人“会打拳”,就是有功夫。现在常在“打拳”二字中间加上种类,如打太极拳、打擒敌拳等,说“打拳去”,就是练功去。《儒林外史》第五十二回:“逐日打拳、跑马,倒也不寂寞。”

这些:指很多,这么多。关中常把“这”读作“治”,所以 “这些”读“治斜”,如:“我要一点就够了,你咋就给了这些!”“你家养了这些花。”“墙上贴了这些奖状。”等等,都指不少,很多。《儒林外史》第五十三回:“四哥,怎么穿这些衣服?”意思是这么多衣服,以致他后来喝酒时热了,一会儿脱一件,一会儿脱一件。与其类似的还有“多少”,当“很多”讲。如:“多少年来,我们的祖先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辛勤耕作,繁衍生息。”这里“多少”不能认为是个不定数,应该肯定的是“很多年”。

韶刀:啰嗦,嘴碎,爱说是非话。关中人常说某人“韶刀的很”,就是啰啰嗦嗦,是是非非,谁跟他交往就有可能染上是非。所以关中人说“惹那个韶刀干啥呢!”好心提醒朋友“千万别惹那个韶刀”。《红楼梦》里有看她韶刀的不行。《儒林外史》:“你看侬妈也韶刀了!”

火纸:能速燃烧起火的草纸。过去没有火柴、打火机的时候,人们保存火种,一般用草编制的火绳,使用时,用火纸卷成直径不足一公分、长约一尺的小纸筒,叫“火纸筒子”,或“媒头子”,也叫“媒子”点燃,用嘴轻吹火纸媒头上的火头,起焰后,可以点着使用。过去抽水烟的人少不了:一手端水烟袋,一手拿点着的媒头子,装好烟后,吹出火苗,点燃水烟,再马上吹灭,吸完后倒掉烟灰,重新再来,这样周而复始地进行。闲时就用火纸“搓媒头”,经常把小媒头筒子插得满满的,作以储备。《儒林外史》地五十五回:“有一个是卖火纸筒子的。他无以为生,每日到虎踞关一带卖火纸筒过活。”

挑荠菜:用小铁铲字铲挖野菜。“挑”在这当“剜”讲。关中人每年开春都有挑荠儿菜的习惯。秦腔传统戏《五典坡》就说的是千金小姐王宝钏为婚姻自主与其做官的父亲决裂,住在寒窑千辛万苦十八年等待薛平贵归来的故事,这十八年就靠挑荠菜生活。《儒林外史》第五十五回:“三四个乡间的老妇人在那丹墀里挑荠菜。”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