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贾岛与富平  

2014-11-19 21:37:47|  分类: 诗歌自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岛与富平


说到唐代著名诗人贾岛,从《旧唐书》《新唐书》《唐才子传》等历代记述颇多,且大同小异。明代孙丕扬撰修的《富平县志·乡彦传》有这样一段记载:“贾岛,字浪仙,范阳人,初为浮屠,名无本,游东都时,洛阳令禁僧午后勿出,岛诗自伤。韩愈怜之,教为进士业,遂苦志吟哦。既公卿贵人逢之不知也。一日值京兆尹,跨驴不避,呼咭之,久乃得释。累举不第,以诗明世。文宗时坐诽谤,贬长江主簿,会昌初,以普州司仓参军迁司户,未受命卒,年六十五,归葬于贾村,冢碑今村右之南,盖寄居地。

那么,唐代诗人贾岛究竟与富平有过怎样的渊源呢?

贾岛自号碣石山人、苦吟客,被同代诗人誉为幽燕骚客,公元779年(代宗大历十四年)生于今天的北京市房山区,公元843年(武宗会昌三年)病逝今天的四川省安岳县。他年轻时,曾以傲世才,参加涿州范阳秋试而受挫,后因生活所迫,与堂弟无可遁入空门,取法号无本。同时,他又因诗所困,不甘此生,以诗会友,云游东都,结识张籍、孟郊等诗友后又因“推敲”拜师韩愈还俗,前往长安参加科举考试料连连败北,困守长安三十年。虽然后来有幸及第,却因平日所作如《病蝉》《题兴化园》等愤怨诗词得罪朝臣权贵如裴度等人,遭受“科场十恶”之罪责。直至晚年,一次偶然机会,他长安青龙寺“夺卷忤皇叔”(即后来的唐宣宗李忱),阴差阳错被贬为遂州长江县,做了三年主簿,就在他任期将满,欲迁职普州司仓不幸因病而逝。

    贾岛的诗久负盛名,他的诗在白居易、韩愈两大诗派之间,以另一种力量展现出来,在浩若烟海的大唐诗坛脱颖而出,自成一格,并显露出独占晚唐的势头,被后世尊为唐代五律之大家。此后各朝,贾岛的追随者从未间断,如南宋“永嘉四灵派”、明代“竟陵派”等,清初的李怀民还尊贾岛为“清真僻苦主”,对他诗作的立意及锤炼之功赞不绝口。上世纪中叶,现代著名学者陈延杰、李嘉言、闻一多等数位大家,都对贾岛以及他的诗有着详实独到的见解,著述颇丰,影响深远。近二十年来,研究贾岛的人士颇多,诸如北京尹占华、杨亦武、安徽房日晰、四川黄鹏、湖北青年学者张震英等,但他们多为学者,其著述也皆学术专著。而对贾岛做文学性叙述者,笔者算是淌了先河,长篇小说《贾岛传》,成为迄今为止第一部关于贾岛的较为完善的文学作品。

说到贾岛,他的身份十分复杂,首先他是一位僧徒,其次是一位隐士,再其次是一位清廉的小吏。无论他身处人生的那一阶段,陪伴他的只有清贫的生活和对诗歌的痴迷。贾岛的诗作,除有后来的《长江集》十卷本和诗作理论《诗格》一卷留世而外,还给后人留下了“推敲”、“祭诗”两个典故。贾岛是中国文学史上的潦倒文人之一,就是这潦倒的贾岛,燃起了中后唐文学,尤其诗歌史上一把熊熊烈火。后人曾忠恳地吟诗评价,说他“苦于磨剑不试刃,转头低唱僧敲门。心源废井求吟咏,古今诗出第一人。

这里,我结和富平实际,就他所作数首诗,对他在富平的情况予以剖析

据我考证,公元820(元和十五年)初夏,贾岛离开长安,前往富平投靠时任富平县尉的挚友姚合。随后在姚合的帮助下,安家于贾村,并在富平定居约两三年

贾岛在富平,首先从避世求隐到安居乡里,再从安逸的田园生活转而到抛却杂念再次赴试的抉择。不难看出,贾岛虽然贫困潦倒,可他的一生并不是外人眼中的贫困、懦弱和对人生遭遇的步步退让,恰恰相反,他的几次抉择,表现出的是他时刻渴望得到社会认可,希望对国家施展报复的仁人志士的精神,无奈时代不容人,他不得不在大唐逐渐走向衰退的过程中做了历史的陪葬。他的恩师韩愈,甚至许多他的诗友们,都想让他的际遇得以改变,然而阻碍太大,韩愈他们也因朝廷的动荡而时迁时贬,难以定势,也显得力不从心。

贾岛在富平的生活,史料中实在难以详考,只有通过他的部分诗作进行了解。笔者以为,贾岛关于富平的诗作主要有《京北原作》《避居无可上人访》《崇圣寺斌公房》《送别》《早起》等五首。

第一首是《京兆原作》,当是贾岛初到富平,登上富平石川河南岸的荆山原时所作。诗中写道:“登原见城阙,策蹇思炎天。日午路中客,槐花风处蝉。远山秦木上,清渭汉陵前。何事居人世,皆从名利牵。”这首诗,作者先写了自己登临荆山而怀古抚今之情,用“城阙”和“炎天”侧写了炙手可热的名利场,说弱不禁风的他牵着瘦弱毛驴的模样,怎能与那些奔走于名利场的得势或者有财之人相比。接着一句“日午路中客,槐花风处蝉”,点名季节和时段,前句大笔勾勒显得粗俗,后句仔细描十分细密,这一热一凉,让人不知不觉感悟出人生真态。颔联由秦木对汉陵,写出了发人思古的悠悠怀古之情,亦可知所有文人寒士奔走于名利场的种种尴尬无奈。末句则通过回首自己半生,怨叹多年来经不住名利的诱惑到长安应举,他懊悔自己误入歧途,懊悔自己当初还俗应举,真不如那些遁守空门的僧侣,或者深居山林的隐士了,总有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第二首是《避居无可上人相访》。如上所述,贾岛多次科考名落孙山,对科举失去了信心,如今有了安身之地,他可以放弃一切杂念,像晋代陶渊明样,过起东篱菊香的隐居生活了。恰在这时,堂弟无可从杭州赶来看望他,便应时应景应情,作了此诗:“自从居此地,少有事相关。积雨荒邻圃,秋池照远山。砚中枯叶落,枕上断云闲。野客将禅子,依依偏往还。”

第三首是《崇圣寺斌公房》富平月窟山享誉四方,山上不仅有灵湫夜月、石洞书声、金鸡啼鸣和日出东海的富平四景,山顶的崇圣寺更是常年香火缭绕,佛缘不断,是当时有名的一座古刹。一个有着半月的秋夜,贾岛与姚合,以及堂弟无可等人秋游山寺,与寺里住持斌禅师等人唱和,就有了这首诗作。诗中写道:“近来惟一食,树下掩禅扉。落日寒山磬,多年坏衲衣。白须长更剃,青霭远还归。仍说游南岳,经行是息机。”  

第四首是《送别》。公元820年(元和十五年)秋,好消息接二连三地从长安传来,贾岛十分激动诗友困扰张籍多年的眼病痊愈,他又新任了国子博士洛阳旧友钱徽升迁礼部侍郎,将任职来年科举考试的知贡举。更使他高兴的是,恩师韩愈被贬潮州后,又调回长安,官升国子祭酒。真是老天不负有心人啊!他随即借妻子刘氏之口,作了《送别》一诗。“丈夫未得意,行行且低眉。素琴弹复弹,会有知音知。”寥寥数语,就将一个欲重返科场的贫寒学子那种依依惜别之情写了出来,既写出心中的无奈,又写出对人生前途的那种憧憬和期盼。

  第五首是《早起》。这首诗当是贾岛离开富平赴京应考时的一首自勉诗,尽管当时已四十多岁,可他因朝廷的许多变革而对人生前途充满了无限新希望。“早起赴前程,邻鸡尚未鸣。主人灯下别,羸马暗中行。蹋石新霜滑,穿林宿鸟惊。远山钟动后,曙色渐分明。”夜半出发,冒着严寒,踩着霜花,牵着老马,走在繁星满天的冬夜里,那是多么富有诗意的一个场景,如果心中对前途没有希望,不想奋力一搏,怎会表现得如此积极呢?  

贾岛在富平生活的这段时间,是他心灵底处的一次洗礼,是他从崇尚隐士的逃避心理转化成面对现实、展示自我的颤变过程,是从没落走向希望的一个新的转折。他在洛阳遇韩愈而还俗应举,在富平会姚合儿成家安居,后又在富平重新燃起前进的步伐。时间并不长,可这段时间对他的影响却极其深远。

    当然,说贾岛在富平,不得不说他的归葬。贾岛的墓葬在国内有三处,即四川安岳、陕西富平、北京房山。贾岛公元843年(会昌三年)七月病逝于遂州长江县署,后被安葬于普州安岳。由于贾岛曾安居富平,三年后,妻子刘氏在乡友柳公权的帮助下,将丈夫迁葬于富平县北的贾村,柳公权亲自为贾岛书碑立石。数年后堂弟无可已为得道高僧,却不忍心看着兄长孤零零留宿普州,也从杭州赶来,将他的墓迁回范阳石楼村。当然,毋容置疑,富平和北京的贾岛墓内埋葬的都是他的衣物及诗稿,实为衣冠冢。而就富平贾岛墓,清初著名关学大师李因笃曾《贾村残碑》七绝一首,中写道:“野廓争知贾浪仙,残碑磨灭漫经年。香林手泽怀先迹,世讲琅琊乔梓贤。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