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平凌瑞文化·锦屏农夫

推进传统文化,弘扬当代关学。

 
 
 

日志

 
 
关于我

凌者,从冰、从夌,夌为声,本义为冰,或指冰室、冰藏,做名词,当动词讲,有升上、奔驰、越过之意。《归藏易》中又解,"凌"代表人缘、贵人缘。 瑞者,从玉,从山而(从山从而),山而亦声。“玉”和“山而”联合起来,表示“头部轮廓为婉转曲线之玉器”。古以玉为信,诸侯朝见帝王时均持瑞玉为凭,有吉祥、好兆之意。 凌瑞相合,凌水滋瑞玉,瑞玉凝水凌,有奔驰滋润、积极向上的高洁、清灵、吉祥、瑞宁之美意。 富平县凌瑞文化传播,依文化凝重气,借销售纳微资,与诸君互惠互利,合作双赢。

网易考拉推荐

一瓮银元(故事)  

2014-06-27 23:33:34|  分类: 传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瓮银元(故事)

刘财东义善是随山东移民逃难来到关中道的,那年是大清同治年间。

初来乍到,他觉着凤凰寨这地界的确算块风水宝地。这里背依锦屏山,南临顺阳水,土地肥沃广阔,只是刚刚历经同治回民起义,那股血腥冷气还未散尽,自然显得村落零散人丁稀少。作为逃难者,这可算是上天所赐,过了这村难觅此店了。

刘义善靠着自己的一身力气,勤恳耕种,几年间就开出几十亩土地,后来,他磨豆腐卖钱,雇忙工干活,儿子大了娶妻生子,女儿大了嫁夫做人,几年时间,竟奇迹般地活成了人物,成了当地有名的山东客。

刘义善忙活半生,落得不少财物,虽然他自称富而不露,可几年时间发展落下的家业谁有能遮掩得住。一辈子小心翼翼,眼见着六十多了,大清完了,民国来了,整天打打杀杀兵荒马乱,刘义善总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将家里的财物全部换成袁大头。接着,他将一些细小的零碎在客厅方砖下,房中炕壁里这儿一些那儿一点,以掩人耳目。同时,又趁月夜,将一生积攒的硬货——袁大头,装进一个二尺高的黑釉陶瓮,埋在了后院的石榴树下。除了他家里再无人可知。

这不,锦屏县东南卤泊滩的土匪吴老大得了音信,不远几十里跑来踩点。那年深冬一个晴日,刘义善上了一趟凤凰寨,回来后就被吴老大盯了梢,一路尾随而至,并沿途堵隔了所有进村的人众。

结果,吴老大一场忙活,虽然乘兴而来,也没败兴而归,得了些散碎银两回去了。或许受了打劫之惊,不几天,刘义善突患中风,口不能语,将不久于人世。弥留之际,他拉过儿子孝义,啊啊呀呀的叨咕着,双手在胸前比划着半圆,想告诉儿子屋后石榴树下的那瓮银元。然而他有口不能语,儿子孝义反而一头雾水,不知所以。刘义善在无奈中撒手人寰,一步三回头地去了西天极乐之处。

几年后,陕北的红军道关中和民国政府的队伍开始了拉锯战一会儿你胜,一会儿他败,老百姓不得安宁。而这时,已拥有六百亩田地的刘家被打土豪分田地,顷刻间成了庄户人的资产,他家的房子也没能闲着,四进的院子被分成几家,前头三进院落仍由刘家十八口居住,后院被分给了村里的王二麻子。

王二麻子他爹早年给刘财东家打长工,他爹死后,他依然给刘家卖了多年体力,只是,他不像他爹,他的心里早已没有了对刘家的敬重。再者,他也听说老财东曾将许多硬货埋在后院,只盼着有一天能归为自有。

王二麻子娘死得早,他几乎记不得,他只记得小时候自己并不是什么麻子,他后来的麻子是出天花落下的。如今爹也死了,家贫而耽误了媳妇,如今三十的他依然光棍一个。人穷辈分高,年纪不大,人人见了叫叔叫伯。

王二麻子有事没事都在后院挖着,希望能得到刘家传说中的那些硬货,哪怕一点儿也能让他打个翻身大仗。可诺大的院子,刘家人依然在前面住着,他不敢过分声张,虽在自己屋里动土,也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今儿一坨种菜,明儿一片栽树,挖了多年才将后院挖了一遍,结果空空如也,耽搁了时间功夫,瞎子点灯白费油,啥也没得到。

王二麻子暗自思忖,整个院子,就剩石榴树没挖了,这棵石榴树长得郁郁葱葱的,每年春天绿叶茂盛,夏开红花秋挂红果,挖了实在可惜,而且他想,刘家这大的院子,咋能将硬货埋在石榴树下?思来想去,王二麻子终于下定决定,要做最后一搏——挖掉石榴树,掘开院子里最后这块未经开垦的故土。

谁知那天夜里,王二麻子无疾而终。大家奇怪,这王二麻子,正是壮年,前阵儿还好好的,今儿咋就死了呢?

后来,孝义为了报答他们爷俩对刘家的劳苦之恩,将他葬埋在村后的山岗下,让他在那儿侍奉他的老父亲去了。

王二麻子死后,他居住了多年的后院又回归刘家。第二年,都过了立夏,那棵石榴树还没长出叶子,孝义一看,原来石榴树早已出奇的死了。院中长一棵枯树,孝义总觉着不不美气,说它戳在那儿像个困字,索性将它挖了。

谁知挖下石榴树,根下土中居然出现了那个二尺高的黑油油的黑釉陶瓮。打开盖子,里面的银元立即闪出莹莹银光。

孝义惊喜万分,将它搬进自家屋里,遂暗自庆幸,卤泊滩吴老大来武的,没有劫走先人留下的财物,这王二麻子来阴的,折腾了多年,到头来走蓝打水也没落着什么。

媳妇说,这东西或许不该归不劳而获者所有,所以人折腾来折腾去,东西压根就没动过,还给咋家攒着哩。只是,可惜了咱死去的爹。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